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其他 > 巡河诡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剪纸秘术
听书 - 巡河诡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五十八章 剪纸秘术

巡河诡事 | 作者:园中葵| 2020-10-17 22:00 | 下载TXT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以下是小说正文

我是一头雾水,想不出棺材李要干什么,总不会让我摘下树枝上的叶子,当芹菜炒了,给法颠喝吧?

我摘树叶的同时,棺材李也不闲着,他从屋内拿出个黑色的箱子,又把之前的供桌搬到院内,再次瞅见供桌上的金黄色剪刀和没有一点灰烬的香炉,我好奇心再次冒出来,便问棺材李:

“李叔,你怎么摆着把剪刀当贡品,黄香……黄香也不点燃……”

棺材李一边摆弄着,一边随口回道:“这是剪纸门的规矩,纸最怕火,所以黄香不能点燃,至于剪刀——这是我们吃饭的物件,供奉着不应该嘛!”

棺材李从黑箱子里拿出一小盒墨汁,两支毛笔和一沓黄纸,几乎是他刚鼓捣完,我也把二十根桃木枝和二十根柳木枝上的树叶摘光,而且还非常小心地把所有的树叶放到个不锈钢盆里。

“李叔,是不是把这些树叶当茶叶,煮给和尚喝?”我自以为是地问。

棺材李白了我一眼,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树叶?谁让你要树叶啦?”

我本来就一头雾水,此时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你让我小心翼翼地摘下树叶干啥啊!”

“笨蛋——把树叶仍一旁,需要的是树枝。”

啊!

棺材李把四十根树枝摆到供桌前,然后自己非常恭敬地跪到前面,连连磕了几个头。

起身后,拿起树枝,非常熟练地编捏起来。

编筐?

我记得非常小的时候,村里还有用柳树枝编小筐的,以前编箩筐是为了自己用,现在非常少有人还会这门手艺,估计现在编出来的,也都是手工艺品,专门卖给大城市家境殷实的上班族,或者外国游客,据说靠这个还能赚不少钱呢!

我就站在一边看着,却看到棺材李手中的柳木枝和桃木枝非常快被编成个奇怪的形状,绝对不是什么小筐小篮子之类的物件,而是一个人的形状。

他是在编小人?

果然啊!十几分钟后,一个惟妙惟肖的小人展现在我眼前。

棺材李把小人放到供桌前,然后退后两步,拜了拜,又拿起身侧的黄纸,非常轻巧地贴了上去,又是七八分钟后,一个黄纸包裹着的小人成形了,棺材李没有停,紧接着又拿来毛笔蘸着墨,给小人画上五官,还在身子上勾画了几下。

整个这一幕让我看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法颠手这么巧,估计比一般学美术的牛逼多了。

一切做好,天也就黑了。

棺材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似乎挺高兴,让我去超市买点小菜,说晚上要和我喝一壶,整得我有点不知所措。

又是桃木枝,又是柳木枝的,还费劲工夫找了个干桃核,做这一切不是为救法颠嘛,怎么做了小人后,就散伙了呢!我哪有心情喝酒……

可又一想,他费这么大劲儿,一定有他的目的,高人做事大都这样,再说了,别人都没办法,只有他能治,一定是不传之秘,做法奇怪也是理所当然。

算啦!我还是配合吧!

配合!配合!我只需要记住这两个字就可以了。

从超市买了几包花生米,几包老板菜,几根火腿肠,真空包装的烧鸡烧鸭,村里小超市没有,顺带着还买了两瓶五十二度的黄河大区。

回到棺材李家,已经八点出头,棺材李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酒,微微笑了笑。

“喝我的酒吧!”

说着从里屋抱出一个黑色的坛子,坛子口还用泛黄着的纸贴着,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粮食白酒,时间越久,发酵越好,也越香醇。

据说六十年代,我国考古学家在宁夏一带挖出个战国时期的贵族古墓,其中有两坛密封依旧非常好的酒,当时负责这次考古行动的是著名牛人郭沫若。

此人有三个爱好。

第一是好"色,一辈子娶了好几位夫人,其中还有个日"本女人。

第二是爱好文学,还会写现代派诗歌,什么“我是一只天狗啊!我把月吃了,我把日吃了……”

第三是爱好古董文物,据说在破译甲骨文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郭沫若在组织考古人员发掘这座战国古墓时,就亲自品尝过刚出土的古代美酒,至于是什么味,这个就不足外人知了。

看到棺材李搬出的这坛子酒,从瓶口的白蜡封印以及贴着的黄纸可以判断:是瓶陈酒!

俩人在院子里对饮起来,红孩儿在一旁仰头看着天空,我忍不住问他在干啥,他笑着回答说在数星星,他觉得夜空的星星非常美,怎么看,也看不够。

我还笑话他,说天上的星星根本数不过来,古代也有个叫张衡的孩子数过,后来还成了中国的天文学家。

红孩儿笑了笑,继续仰头数星星,看着十分投入和认真。

俩人各自喝了一杯酒,还别说,这酒真不错,入口香甜,喝到肚子里十分舒服,而且晕晕乎乎的,第二杯我刚喝了一口,就觉得头晕目眩起来,眼前一黑,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等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侧的墙上张贴着十几张惟妙惟肖的剪纸作品。

昨晚我喝醉了?

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自从吃了黄河地下裂缝里的奇怪黑东西,我自认为酒量不错,按说五十来度的白酒,喝一瓶都没事,咋就只喝了一杯多就醉了呢!

坐起来试了试,既不头晕也不难受,这一坐起来才发现此时正躺在之前法颠躺着的床上。

法颠呢?

赶紧穿上鞋,走到外面,刚到客厅就听到院子里传来说话声,听第一句时,我只是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听了第二句,顿时一个激灵。

法颠?这是法颠的声音,他果然醒了。

心中一乐,我两步冲了出去,就看到法颠和棺材李相对坐着聊天。

“老颠,你醒了?”

法颠嘿嘿一笑,朝我点点头:“你小子挺仗义啊!”说完,还朝我竖起大拇指。

“李叔,昨晚我喝醉了,实在不好意思,本来还想帮忙……”

棺材李摆了摆手:“我用的是剪纸秘术,外人帮不上忙!”

随便聊了几句,我才发现红孩子不在,之前他不是围着我,就是跟在棺材李身后,今天这是咋了。

赶紧问棺材李:“红孩儿呢!”

棺材李皱了皱眉头:“不是告诉过你,他回家了!”

“回家?啥时候回的家?”

“奥——今天一大早,他家人把他接走了……”

“谁?他的家人,你……你不是他家人啊?”

“我……我也算吧!但红孩儿有自己真正的家人。”

这话说的前言不答后语,我听得懵懵的,暨觉得为红孩儿高兴,又有些舍不得。热搜

“老颠,你……你没事啦?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嘛?”

法颠朝我做个秀肌肉的动作,嘿嘿一笑:“挺好!又生龙活虎啦!”

我知道法颠好诙谐,还是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看着的确非常精神,应该是没啥事了。

看到法颠没事,揪了两天的心总算落到了肚子里,看来棺材李还有点能耐,咋就用个假人把法颠治好了呢?

应该是一种秘术,不足外人道哉!

不管咋样,人治好了,别的也就不重要了。

棺材李似乎有啥心事,始终皱着眉头,应该是舍不得红孩儿吧!其实我也十分不舍,记得昨晚他还乐呵呵的数星星。

“李叔,红孩儿家住哪啊?”我忍不住问棺材李。

“他的家嘛!总之非常远,告诉你,你也没听过,更是去不了。”

这话让我非常不服气,啥叫去不了,当今世界科技发达,交通便利,别说地球了,太空月球不是也抹上了人类的痕迹了嘛!

吃饭早饭,我和法颠要告辞了,俩人刚走到大门口,就听棺材喊住了我:“先等等!”

俩人转过身,只见棺材李双眼红"肿,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褐色的手帕,轻轻掀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剪纸人。

他几步走到我面前,伸手把剪纸人递给了我。

“留着做个纪念吧!”

伸手接了过来,我才看清这是个红色男娃娃,剪得惟妙惟肖,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纸剪成了,纸张摸起来软软的,滑滑的,像是某种尼龙布。

最让我震惊的还是这剪纸人胖娃娃的外貌,竟然和红孩儿一模一样,甚至脸颊上的两个小酒窝都依稀可见。

“李叔,这是?”

“没什么,留个纪念吧!红孩儿离开时和我说过,大哥哥陪他的这两天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他会永远记得。”

这话让我既感动又难受,小心翼翼地把剪纸人放进包里,道了声谢,便跟着法颠离开了七里井村。

在路上法颠问我:“你小子并不是喝醉了!”

“啥?不是喝醉了!那我昨晚咋就不省人事了呢!”

“因为老李在你喝的酒里放了点东西!”

“奥?啥东西!”

“迷药!”

我一下子就停下了。

“你说啥?棺材李用迷"药迷晕了我?为啥啊!”

“为了救我,确切说,为了不让你看到他怎么救我!”

“你这话说的,救人又不是做坏事,还怕人看啊!”

法颠苦笑着摇了摇头:“剪纸门里有条规矩,那就是救一人的同时,也得害一人,只不过救的是真正的人,而要害的人却可以用纸人代替,据我所知,剪纸门里最高深的剪纸术可以把纸人复活——不过得用到一种特殊材料的纸。”

让纸人复活?

我觉得身体瞬间通过一道电流,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从怀里拿出红色纸人,因为我脑中忽然冒出个十分离奇的想法:红孩儿会不会是棺材李用这种剪纸术复活的人呢?

回到东户村村支部,我觉得前所未有地累,简单和吴静涵说了两句话,便躺到了床上。

迷迷糊糊的,我看到有人轻轻推开了门,竟然是红孩儿。

我“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

红孩儿笑了笑:“我想大哥哥,再来看看你!”

再次看到红孩儿露出的两个浅浅的酒窝,我是打心底里高兴,可又一想,不对啊!他是今天一早离开的,到现在怎么也有四个小时,怎么又折回来了呢!关键是从始至终,我也没告诉他我住哪,他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正想询问红孩儿原因,忽然听到外面电闪雷鸣,竟然下起了雨,有个苍老的声音喊道:“红孩儿!时间到了!红孩儿!时间到啦!”

声音好像从地狱里发出来的,听得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红孩儿朝我笑了笑,摆了摆手:“大哥哥,这次我真得走了,以后想我的时候,我会来找你玩的!”

说完转身跑向门外。

“红孩儿,你等等……”

我喊完再看红孩儿,他人已经不见了,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像是从天上倾注下来了一样。

“失火啦!失火啦!”

迷迷糊糊的,又听到外面有人嚷嚷着,声音忽远忽近,我猛地睁开眼,才发现此时自己依旧躺在床上,外面阳光照进来,并没有下雨。

原来是一场梦啊!

不过这梦也太逼真了,脑中想到红孩儿,我又觉得一阵心酸,下意识从床头的包里拿出棺材李给的红孩儿的剪纸画,一看,顿时傻眼了。

我记得之前的红孩儿只是面带微笑,此时却笑得十分灿烂。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刚才红孩儿真的来过!

这时候又听到外面传来忽远忽近的喊声,此时听得清楚,竟然是好几个人在喊,有的距离村支部远,有的距离近,所以听上去忽远忽近的。

失火了?

我赶紧穿上鞋,跑到大街上,远远的就看到南边天空上冒着一片黑烟,正是七里井所在的方向。

恰好看到村里一个大队长骑着摩托车经过,我忙拦住:“大叔,哪里着火啦?”

“七里井啊!好像是做棺材的那家和他的邻居……”说完,朝我点了点头,一溜烟驶向了村口。

七里井?不会这么巧吧!

恰好李波和另一个村民也骑着摩托车驶过,我忙拦住:“波哥,你们这是去七里井?”

李波停下摩托车:“是啊!火势这么大,看看能不能帮上啥忙!”

“奥!带我去吧!”

“行啊!兄弟快上车!”

摩托车行驶到黄河大堤上,远远的能看到南边天空被照得通红,黑烟滚滚而起,看得直让人心里发寒。

不到十分钟,到了七里井村口,只看了一眼,我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