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别欺人太甚
听书 - 书生的悠闲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一十五章 别欺人太甚

书生的悠闲生活 | 作者:柠檬213| 2020-10-18 07:02 | 下载TXT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以下是小说正文

  院子里。  沈桥站在院中庭楼的三楼,目光看着西北方向。  沈桥所盘下的这个府邸,地理位置极佳。  从此处看去,能将大半个京城的景色收入眼底。  不远处的北方,便是皇宫。  高耸的城墙威武庄严。  而离着皇宫不远处的西北方向,坐落着同样一座美轮美奂的庄园。  沈桥目光望着西北方向许久,沉默不语。  身后的庭楼外,徐老汉沉声道:“公子,这小子……要不要……”  徐老汉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表情阴恻恻。  司徒行,留不得。  他已经知道了沈桥的一切目的,他绝对不能活。  沈桥目光平静,沉默了许久。  “公子,他留不得!”  徐老汉见沈桥不说话,连忙劝道:“他知道了太多的事情,他必须死的,公子你可千万不要心软。”  徐老汉就担心这个时候公子会心软。  跟着公子这么长的时间了,徐老汉对公子的性格也摸索的还算是明白。  虽然很多时候,公子的确很果断。  但是,除非是危及到性命,徐老汉从来没见过公子主动要杀人。  他担心公子一时间心慈手软,酿成大祸。  “我知道!”  沈桥沉声道。  司徒行的确要死。  他活着,对于沈桥来说,是一个威胁。  他知道了太多的东西。  即便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但他作为司徒家的人,沈桥也有必杀他的理由。  “他的确要死,但不是现在!”  沉默了许久,沈桥摇摇头:“暂且留着他的命,我还有用。将他关在城中找个地方关押起来!”  “公子,这……”徐老汉不明所以。  既然他的确要死,为什么公子还要犹豫,继续让这小子活下去,迟则生变啊。  这不像是公子的行事风格啊!  似乎是看出了徐老汉的疑惑,沈桥摇摇头:“他现在的确不能死……不过,随便你们处置了。只要留他一条命就行……”  听到沈桥如此般说,徐老汉也只能点点头,转身去吩咐了。  ……  等到徐老汉离开之后,沈桥目光再次看向远处的西北方向。  脸上的神色平静,眼神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很快,传来了一阵清香,伴随着银铃般的声响:“喂,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装忧郁吗?”  林沁出现在沈桥的旁边,眉开眼笑,心情似乎很是不错。  沈桥没有搭理她,目光继续望着远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没意思,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意思!”  林沁见到沈桥这般模样,有些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儿:“林言那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大早见不到人。你也一样,这些天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干什么。也不让本小姐出门,本小姐呆在家里快要疯了!”  林沁原本就不是一个能安稳坐在家里的大家闺秀。  虽然身为苏州第一才女,在外人眼里,她是才华横溢的大家闺秀,温柔似水,乃是所有才子眼里梦寐以求的对象。  但实际上……懂的都懂。  才女是才女,正经不正经就有待商榷了。  以前的林沁就没少往外面折腾。  来到京城之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让林沁没了出去折腾的心情。  整天呆在府上,的确也很无聊。  好不容易找到沈桥,却发现沈桥闷着脸。  更无趣了。  “喂,你这些天到底在忙着干什么呀?”  林沁见到沈桥果然不搭理她,不乐意的撅起了小嘴:“你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  沈桥回头看了林沁一眼。  这女人,莫名其妙……不过猜的还真准。  “哈,果然是被本小姐猜中了?你真的外面有女人了?”  林沁睁大眼睛,眼看就要开始无理取闹了。  沈桥瞥了她一眼:“司徒行没了!”  林沁脸上的表情一愣:“什么意思?”  “他在我手上!”  沈桥说道:“没人知道。”  林沁目光一凝:“你的意思是……”  沈桥看着她,点点头。  林沁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她沉声问道:“他在哪里?”  “我让徐老汉找个地方将他关押起来了……”  见到林沁望着他,沈桥解释道:“留着他还有用,他现在不能死,他是我对付司徒家的一个有用的人物。不过,他最后还是会死的,他活不了。”  林沁沉默。  对于沈桥来说,他来京城最大的目的是报仇。  而林沁,又何尝不是呢?  她来京城,也是为了报仇。  给曼儿报仇!  而报仇的目标,自然就是司徒家。  曼儿,正是死在了司徒家的死士之下。  这个仇,无论如何都要报回去的。  而现在,司徒家的司徒行落在了沈桥的手里,对于林沁来说,这是一个报仇的绝佳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沁沉声道:“等事情之后,我想亲自杀了他。”  沈桥看向林沁。  林沁也望着沈桥,她紧咬下唇:“还有司徒家,我要亲自动手,为曼儿报仇……可以吗?”  沈桥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随着司徒行落在沈桥手里,司徒家在沈桥眼里,已经不足为惧。  这司徒行乃是司徒云天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司徒家的血脉。  若是他司徒云天不想司徒家断后,有些事情,的确是应该浮出水面了。  “谢谢!”  林沁深呼吸口气,努力的将自己的情绪压了下去。  沈桥的目光继续看向了西北处,他指了指西北处的那座庄园:“你知道哪里住着的是什么人吗?”  林沁顺着沈桥的目光看过去,摇摇头。  “那里住着的,是整个京城中,除了宫中那位天子之外,最有权势的人。”  沈桥出声道。  林沁不明所以。  “等我什么时候爬到那个位置时,或许……一切真相都会浮出水面吧。”  沈桥很平静的说道。  ……  “老爷!”  司徒府。  几位侍卫神色狼狈,脚步匆忙的踏入大厅。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大厅里,司徒云天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  侍卫走进来时,他连忙起身。  几个侍卫的脸上都露出了惭愧的神色,跪倒在地:“属下无能,搜遍了京城外,没能找到少爷……”  司徒云天身子一个不稳,差点没摔倒:“没找到?没找到你们回来干什么?人呢?官府的人呢?没有搜查到吗?那些山贼呢?也没找到踪迹吗?”  “启禀老爷,我们和官府的人早就派出去搜查了京城三十里外的所有地方,没有发现任何少爷的踪迹,也没有那些山贼的影子。不过……”  其中一个侍卫低着头,沉声道:“我们在另一处地方,找到了六具尸体,那六位,正是府上的那几位高手……”  听到这个消息,司徒云天再也坚持不住。  身子一个踉跄,直接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这一刻,司徒云天眼神绝望,一张阴沉的脸上此刻全是悲愤。  死了!  全死了!  他派出的所有的侍卫,包括那几位引以为傲的高手,全部都死了。  那司徒行……  司徒云天不敢继续想下去。  就算是不敢相信,但事实也已经摆在了面前。  在场的这几个护卫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早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了一个少爷,他能活下来吗?  几乎是没有一丁点希望。  那些山贼下手如此残忍,杀了那么多护卫,怎么会放过司徒行?  少爷多半是……  想到这里,他们更是不敢说话了。  他们没有找到少爷,也没有找到山贼。  那些山贼似乎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怎么都也找不到他们半点踪迹。  老爷怪罪下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滚,都给我滚!”  司徒云天突然暴怒道:“没有找到行儿的尸体,他就没有死。去给我找,找不到他,你们就跟着他一起陪葬!”  侍卫被司徒云天赶出去。  此刻,司徒云天的脸色却阴沉的可怕。  像是要吃人!  这其中有诈!  一定有问题!  司徒云天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事情蒙骗?  为什么会那么巧?  为什么偏偏就是司徒行遭遇了山贼?  为什么京城外会突然出现一帮山贼,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什么那些山贼就连自己府上的这些护卫高手都不是对手?  为什么山贼杀害了所有护卫,却偏偏没有见到司徒行的尸体?  真相,已经很明显了。  司徒云天阴沉着脸,眼神中的恨意已经几乎要涌现出来。  那帮山贼,绝对不是山贼。  他们绝对是冲着自己司徒家来的。  他们的目的,根本就是他们司徒家。  至于是谁干的……  司徒云天脑海中很快就有个一个人选。  沈桥!  一定是他!  司徒云天眼神中的恨意更加明显。  沈桥是最有动机的人!  他也是最不希望司徒行活下来的人。  若不是那天司徒云天去找了陛下,求得陛下的原谅,司徒行已经没了。  正因为司徒行被救下,沈桥怀恨在心,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是最有杀人动机和行为的人。  这一切,一定是他做的。  “沈桥,你杀害了我的白儿,现在又对我的行儿下手,你好狠的心!”  司徒云天此刻恨意明显。  这个沈桥,当真是司徒云天小瞧了他。  一开始,司徒云天并没有将沈桥放在眼里。  一个沈家余留下来的孽种。  他的存在,的确会让不少人睡不着觉。  但太过于弱小的他,也没人放在眼里。  那么庞大的沈家都能一夜之间被灭门,剩下一个余孽,能掀起什么波澜?  但是,随着几次刺杀失败之后。  沈桥不但没死,反而还成长起来了。  昔日那个沈桥,如今已经走进了陛下的视线里,不但成为了陛下身边的红人,也成为了太子的老师。  这件事情,也终于引起了有心人的主意。  沈桥成长的太快,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以前的沈桥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隐患,但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无关痛痒。  但如今的沈桥,已经逐渐成为那些人心中的一根刺。  尤其是现在……  司徒云天终于意识到,他小瞧了沈桥。  这个沈桥,绝对隐藏的实力!  这些突然出现的山贼,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的身边,一定有高手保护。  “沈桥,若是我的行儿死了,我司徒云天就算是拼尽我整个司徒家,也定然要跟你玉石俱焚!”  司徒云天咬牙切齿,声音阴沉可怕。  ……  皇宫。  东宫!  沈桥与熊孩子面对而坐。  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无语。  沈桥没开口,熊孩子似乎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忍的很难受。  终于,他忍不住了:“喂,孤问你……”  “你称呼我什么?”沈桥打断了他的话。  “喂……”熊孩子想说什么,对上沈桥的视线,气势不知为何就弱了几分。  他脸上的表情变化无常。  似乎在挣扎犹豫着什么。  终于,他最后咬牙道:“你别太过分?!”  沈桥扬眉:“殿下何出此言?”  “你欺负孤!”  “我何时欺负殿下了?”  “你……”  熊孩子哑口无言。  他本想用身份来压一下对方,却意识到对方的身份显然正好压他。  熊孩子仔细想了想,好像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他没有哪方面占据优势了?  论身手,就连他身边的侍卫都不是眼前此人的对手。  论才华……熊孩子不想提这个。  就连他最后的底牌,一旦玩不过就耍赖的太子殿下的身份,在面对沈桥的时候,好像……突然有些不起作用了?  太子殿下好气啊!  平日里他的那些老师,在他耍无赖的时候,虽然很气愤,但也是一脸无奈。  毕竟,那些老师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不至于跟眼前的太子殿下怄气。  但眼前这个沈桥,却完全不吃这一套。  他将陛下抬出来,把熊孩子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这让他完全找不到进攻的角度。  尤其是……想起上次答应的事情,熊孩子更难受了。  “上次可是太子殿下自己说了的啊,若是我赢了,太子殿下就拜我为师!”  沈桥笑眯眯的望着眼前这个熊孩子:“莫非,太子殿下是要反悔?”  熊孩子正想说自己正有此意时,沈桥又慢悠悠的开口了。  “男子汉大丈夫,身为未来的君主,太子殿下一言九鼎,应该不是反悔的人吧?”  “不过……”  沈桥语气突然一转:“若是太子殿下执意要反悔,那也没事,我理解,毕竟太子殿下玩不起,反悔就反悔……”  “谁,谁玩不起?!”  原本还想反悔的熊孩子,听到沈桥的话,顿时被刺激了痛脚。  他怒气冲冲道:“谁说孤玩不起的?不就是承认你是孤的老师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孤怎么可能玩不起?”  沈桥笑眯眯道:“这么说来,太子殿下是认我为老师了?”  “认!”熊孩子气呼呼道:“孤不是耍赖的人。”  “那你还不快叫声老师来听?”  “老……老师……”  “听不见,大声点!”  “老,老师!”  “还是听不见!”  “老师……你他妈别欺人太甚!”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