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南宋大相公 > 第一九七章 反驳
听书 - 南宋大相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九七章 反驳

南宋大相公 | 作者:大苹果| 2020-10-18 06:21 | 下载TXT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以下是小说正文

  三名主考官中,万俟卨是参知政事,汤思退是枢密院同知,都是二品朝廷大员,身份尊要,权势颇大。而史浩的官职却有些拿不出手了,因为史浩的正式官职不过是国子监的博士而已。轮品级,不过是正五品的文官官职而已。而史浩的兼职其实不值一提,侍御史这个官职是言官的身份,很多官员都身兼这个官职,只是为了让他们有资格上奏言事罢了,可不是什么实权之职。  所以,若是以官职等级的高低而论,史浩甚至不能再万俟卨和汤思退面前站着说话。  然而,在此次科举大考之中,三人同时为主考官,则是平起平坐的局面。皇上说了,三名主考不分主次,遇事商议而决。在这临时的差事中,硬是将三人拉到了同一等级上。这件事本身就让万俟卨和汤思退很恼火了。更何况,这一次的科举本来是秦党将主考官包圆了的,可是这史浩硬是仗着皇上对他有所好感而不要脸的毛遂自荐,抢走了一个主考官的职位。秦桧很生气,万俟卨和汤思退也很生气。  此次科举之前,秦桧便跟万俟卨和汤思退等人说过。朝廷如今取士,必须要严格把关。一些妄图为岳飞等人翻案,将和议看做是向金人屈膝,怀有异见不满的想法的人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入仕的。所以这一次的科举必须要完全操控在自己的手里,任何有这样的想法的举子,哪怕只是流露出一点点,都将不可能高中。  本来这件事并不难办,如果所有的主副考官都是自己人的话,这件事轻松简单,毫无困难。可是,这个史浩半路上杀进来,夺了一个主考的位置后,整件事便变得有些难以操作了起来。因为同样作为主考,史浩拥有否决之权。按照评阅的原则,取士的规则是三人一致达成共识,都无异议的情形下,举子才会被录取。如果有一人反对,则行不通。这便让秦相的打算落了空。  所以,在大考拉开序幕的时候,三位主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汤思退便话里有话的暗示过史浩。  “按照朝廷的规矩,我们三人同为主考,不分大小高低。但是本官却是明白,做事不能没有轻重主次之分,主事也不能同时多人主事。要办好这次大考的差事,咱们三个必须保持一致,且必须要有人出来主事才成。我的建议是,万俟大人官职最高,年纪也长,所以我是会尊从万俟大人的意见的。这会让这次差事办的更加的顺畅些。毕竟我们三人都身负重责,绝不能把差事办砸了,那将辜负皇上的信任。”  这话其实便是说给史浩听的,告诉史浩,你也应该像我一样,唯万俟卨大人马首是瞻才成。史浩当然听得懂,但是他并不接茬。史浩这一次争取主考官的位置便是避免被秦党一手遮天,将他们的党羽全部弄进朝廷里,又怎会唯别人马首是瞻。不过史浩自己也有打算,他也并不想搅局,只要那两人做的不那么过分,那么自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大考如此重要,自己也不想搞砸。  虽然史浩没有表态,但在过去的几天里,三人之间的合作还算是融洽。评阅考卷开始之后,史浩也并没有特别的同两人为难。有些举子的答卷其实史浩是很不想让他们通过的,但是万俟卨和汤思退若是都同意了,史浩也不过是提出一些疑义,两人若不肯接受,史浩也不会去闹僵此事。  但是现在,当史浩看到被万俟卨和汤思退黜退的这名举子的文章后,他决定必须要力争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是那一位举子,但那不重要。能写出这篇文章的人,必不会成为秦桧党羽。而且,那文章有理有据言辞恳切,写的极好。无论于立场和现实都很对自己的胃口。  “史大人,这名举子的文章里充满了叛逆之言和大言不惭。我和汤大人一致认为,这种人是不能让他入仕的。史大人,本官知道你爱才,说实话,这名举子的文章文采不错,但你莫忘了,我们是为国取士,取得是对朝廷有用的人,而非是这种妄议朝廷大政,自以为是,胡言乱语之人。”万俟卨沉声说道。  史浩皱眉道:“我不知道这篇中兴论中哪里有万俟大人所言的那么严重。我出此题,不就是要让举子们畅所欲言,提供治国方略的么?万俟大人说的话我可真是有些不明白。”  “畅所欲言也得有分寸,这名学子的文章是对朝廷对皇上的攻击,是否定朝廷既定的政策,难道你没看出来么?”汤思退大声道。  史浩冷笑道:“汤大人说的这么严重,我怎么却没看出来?是本官才疏学浅了么?”  万俟卨冷声道:“史大人,我们可不是在开玩笑。你看了这篇文章了么?你瞧瞧这一段:‘自古夷狄之强,未有四五十年而无变者,稽之天时,揆之人事,当不远矣。不于此时早为之图,纵有他变,何以乘之。万一虏人惩创,更立令主;不然豪杰并起,业归他姓,则南北之患方始。又况南渡已久,中原父老日以殂谢,生长于戎,岂知有我!’。这段话什么意思?这不是要朝廷改变和议之策,主张收复北地么?拿北地的老百姓来说事,说他们若是被金人统治的时间长了,便忘了是我大宋之人了,那这种话来污蔑和议之策,这不是攻击是什么?”  史浩大笑道:“他说的难道不是实情么?主张尽快收复失地难道不对么?和议是和议,但和金人和议是否意味着便不存收复之望?你拿这话去问皇上,问问皇上心里怎么想的?朝廷和议难道不是无可奈何之举么?和议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稳定社稷,发展国力,以待将来实力足够时反攻收复失地么?难道仅仅是为了偏安东南?置半壁沦丧山河于不顾,置北地沦陷的我大宋百姓于不顾么?这话你若敢说出来,我便同意你的说法。”  万俟卨瞪着史浩不说话,他当然不能说出这样露骨的话来。就算是秦相也不敢这么说。秦相提出和议之策也是说要保住东南社稷,发展实力他日以图。谁敢公开说放弃北地,那岂不是要成为千古罪人。  “那这一段呢?‘今陛下慨念国家之耻,励复仇之志,夙夜为谋,相时伺隙。而群臣邈焉不知所急,毛举细事以乱大谋,甚者侥幸苟且,习以成风。陛下数降诏以切责之,厉天威以临之,而养安如故,无趋事赴功之念,复仇报耻之心。岂群臣乐于负陛下哉?特玩故习常,势流于此,而不自知也。’。我问你,这段话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攻击朝廷官员么?一个小小的举子,谁给他的胆量攻击朝臣?说什么‘群臣邈焉不知所急,毛举细事以乱大谋,甚者侥幸苟且,习以成风。’。好大的口气。朝廷上下官员,你我这样的人在他口中都成了废物了。这不是血口喷人,随意攻讦是什么?这种人若是入仕了,岂非要四处咬人,胡乱搞事?”汤思退指着另一段文章的内容叫道。  史浩皱眉道:“汤大人,咱们虽是朝廷官员,但也不是别人批评不得的人。为官者若无容人之量,那还怎么做事?就算是秦相,不也那么多人对他不满么?背地里骂他的还少么?我觉得秦相做的便很好,他可从来不为这些事动怒。这便是度量和涵养。咱们又不是老虎,难道屁股摸不得么?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再说了,二位大人也许没有他说的那般不堪,但又怎保证其他官员不是如他所言的那般?这些话难道也是黜退他的理由么?那文章还怎么写。”  汤思退张口结舌,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可是这厮还挑拨了皇上和朝廷官员之间的关系,光是这一点便是居心叵测,不可饶恕。”万俟卨沉声喝道。  史浩道:“万俟大人莫非说的是这一段?”  史浩指着一段文字读了出来:“澶渊之役,自寇准而下,均欲追战,章圣皇帝独恻然许和。及其议岁币也,章圣不欲深较,而准戒曹利用以不得过三十万。天圣初,契丹借兵伐高丽,明肃太后微许其使,吕夷简坚以为不可而塞之。其后刘六符来求割地,夷简召至殿庐,以言折之。君任其美,臣受其责,君臣之体也。今则不然。陛下锐意于有为,不顾浮议,而群臣持禄固位,多务收恩。陛下慨然立计,不屈丑虏,而群臣动欲随顺,图塞溪壑。使陛下孤立以主大计,群臣安坐而窃美名,是尚为得君臣之体乎!”  万俟卨道:“对,就是这里。这是公然挑拨离间,居心叵测。”  史浩大笑道:“这便是我们需要看到的文章啊,这篇策论之所以让我欣赏,便是这名举子敢于直言,敢于畅所欲言。他举的例子难道不对么?道理么?未必便是对的,但是起码此人是有见地的。这怎么是挑拨离间呢?这恰恰是发自内心的见地之言才是。二位大人,我们是取士,取大宋有用之才,不是取唯唯诺诺遮遮掩掩的和事佬和马屁精啊。这有什么错。此人文章通篇都是为大宋着想,为皇上着想,难道你们看不出来?那二位大人怕是要好好的再读一读,理解理解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