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其他 > 轮回乐园 > 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疗
听书 - 轮回乐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疗

轮回乐园 | 作者:那一只蚊子| 2020-10-18 12:22 | 下载TXT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以下是小说正文

莫雷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后,嘴上嘟哝着要走9000灵魂钱币的路线,实际却支付了12000枚灵魂钱币,这的确不是莫雷怂,她虽已使用恢复药剂,伤势却还没完全恢复。

几分钟而已,17000枚灵魂钱币入手,在八阶初期,苏晓搏杀一个世界,也捞不到17000枚灵魂钱币,有了这些灵魂钱币,又可以提升自身的被动类能力。

夜幕下,苏晓取出一个头桶,以及一瓶【太阳药剂】,他将【太阳药剂】倒出一些,抹在【教会骑士头桶】的内壁上,然后将这头桶扣在莫雷头上。

苏晓向山谷外走去,莫雷敲了敲自己的头桶,想问,但没多问,快步跟在后面。

途径后院的甬路后,苏晓停步在大教堂的后门处,原因是莫雷不走了,莫雷做了两秒的心理斗争,最终一咬牙、一跺脚,跟在后面。

苏晓走在前方,莫雷宛如小跟班般跟在后面,途经大教堂一层的大厅后,两人从大教堂的正门走出,在夜间的荒野中行进十几分钟,苏晓停下脚步。

“头桶拿来,你自由了。”

闻言,莫雷摘下头桶,她整理了下垂到耳下的粉色短发后,把头桶递还给苏晓。

“就和做梦一样。”

“嗯?”

“我这17000枚灵魂钱币,花的就和做梦一样。”

莫雷看着天空中圆月,仿佛是在思考人生,并为那死的巨惨的17000枚灵魂钱币默哀。

“10秒内,消失。”

“只是17000灵魂钱币,不心疼,一点也不。”

眼带泪花的莫雷跑远,可惜,她没还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苏晓看着莫雷消失的背影,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以这战斗天使的富有程度,损失个2.5万~3万灵魂钱币,别说报复,可能心疼非常长一段时间后就忘了。

眼下莫雷虽溜了,但她身上有印记,以资源循环利用的角度来讲,过几天,苏晓就可以实时如下计划。

首先用声望值换取太阳石,之后以太阳石为酬劳,雇佣几名或十几名擅长埋伏与生擒的太阳教徒,去捕捉莫雷。

完成捕捉后,莫雷会被送到大教堂的后院山谷内,届时,苏晓可以重复今晚的交易,作为二次交易,可以给莫雷打个八五折,也就是14450枚灵魂钱币,毕竟是第二次合作,至于莫雷不同意交易,当然也要打折,把她的腿打骨折。

夜晚的荒野上,苏晓不准备回后方的大教堂,直奔永望镇的方向而去,去调查那里的异响。

除了这阵营任务,苏晓在进入沙之世界后,还接到了一个支线任务,任务内容为:

【争夺战·支线任务:收集癖。】

难度等级:Lv.77~???

任务信息:在本世界内,收集25块画卷残片。

任务期限:离开本世界前。

任务奖励:起源石随机抽取权限(返回轮回乐园后,可使用此权限)。

任务惩罚:魅力属性-5点,幸运属性-3点。

……

这任务非常有难度,不过也有简单模式,否则收集25块画卷残片的最低任务难度,绝不会是Lv.77。

苏晓感觉,以眼下自己教会成员的身份,外加有凯撒的协助,这妥妥的简单模式,有凯撒这在各类世界乱窜的裁决者在,这任务有非常大概率完成。

凯撒与呆毛王同为裁决者,双方的差别非常大。

虚假的裁决者·呆毛王:众多人梦想中的老婆、美丽、善良、正义,世界争夺战期间,在战场外督守,秉承公证的态度,对轮回乐园与虚空之树的提示与公告,不会有怀疑,从不踏入战区半步。

真正的裁决者·凯撒:气质猥琐、奸诈,超级无良的奸商,自身的小命至上,钱财第二,世界争夺战期间,从不在一个地方督守,而是无视各类警告,深入战区,先与己方参战人员勾结,然后潜入敌方阵营,挑起敌方阵营的内讧,再与己方参战者们里应外合,最终给予敌方痛击,拿下胜利。

苏晓关闭任务列表,这任务值得他冒险,【起源石随机抽取权限】非常难得,他有两种起源石,一颗完整的普通【起源石】以及【起源石·世界(1/5)】。

【起源石·世界】的确是顶级的起源石,可只有五分之一的话,其效果也就比普通【起源石】强点,并且强的有限。

这种情况下,真的不如弄一块那种带后缀的完整起源石,届时就可以把手中这颗普通【起源石】卖了。

苏晓有个略显魔鬼的想法,就是把这【起源石】卖给神皇冒险团,许久未薅羊毛,突击薅一次,绝对能薅出不少好东西,神皇冒险团晋升六阶已有时日了,外加这是大型冒险团,与单独的六阶契约者是两种概念。

苏晓一路向南行进,这里虽被称为沙之世界,除了刚进入时,抵达无尽沙漠外,在这个世界内,他没看到太多与沙有关的东西。

走着走着,一声闷雷从天空传来,没多久,雨滴就落在苏晓留上,非常凉,凉到深入骨髓。

哗啦啦~

淅淅沥沥的夜雨落下,苏晓抬手,片时后,他手心中汇聚了些雨水,借助微弱的光线,他看到这雨水透出些许红色,妖异、不祥,乃至……透出疯狂感。

一股强韧却不强大的生命力,蕴藏在着雨水内,被这雨水滋养,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苏晓知道沙之世界为何不是一片沙漠了,这里曾是那副模样,从烈阳君主等名号就能听出这点,而这透出血色的雨水,改变了这一切。

【警告:你的理智值正在滑落。】

【你的理智值降低1点,现为538/545点。】

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一把黑伞,将伞撑起,以他在理智方面的抗性,被这雨水淋了一段时间后,都出现理智值降低的情况,如果是平民被这雨淋,达到心灵兽化用不了多久。

……

暗雨森林,雨水淅淅沥沥的下着,天羽坐在树洞内,原本英俊的脸上,出现一道丑陋的疤痕,不过对他而言,这不是问题,回到虚空后,有不少方法能祛除着疤痕。

看着树洞外汇聚的浅红色水洼,天羽开始思考人生,他在无尽沙漠战胜自己的心灵野兽,抵达这片森林后,他就决定,之后一直藏身在暗处,他不和那些老阴哔玩了,离那些人远远的,他不信那些人还能奈何的了他。

“让你们去拼好了,最好全拼死。”

天羽叹了口气,心中御火升腾,自从来到画之世界,就没有他能看上眼的,想到这,天羽挠了挠脖颈,他的脖子侧面非常痒,奇痒无比。

挠了会,天羽感觉自己手上湿淋淋的,他看了眼自己的手,通红一片,全是血。

“这……”

天羽忽然发现,他的左腿没知觉了,在他前方的树洞内部上,出现了一幅画,这幅画是一条腿,确切的说,是天羽从三维被降级成二维的腿,变成了画一样的平面。

在这条‘腿画’的不远处,一道身影站在那,也是以画的形式在树洞的内壁上,看到这道身影,天羽的瞳孔快速紧缩,惊呼到:

“伍德……”

噗嗤!

一条血肉干枯,瘦到皮包骨的手臂,从天羽脖颈侧破体而出,迫使天羽歪着头,只见这条手臂弓曲,单手撑在天羽脸上,开始向外拖其他身体部分。

“啊!!”

天羽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他脖颈侧面的创口越来越大,先是钻出一颗镶满米粒大小黑宝石的骷髅头,之后是皮包骨的身躯等。

天羽哀嚎了半分多钟后,才噗通一声倒地,非常虚弱,涎水都从口角露出。

全身血水的伍德站起身,他抬手打了个响指,一张血红的契约羊皮纸,将天羽的脸爬满,这是伍德早就准备好的后手。

“呼~”

魔鬼族·伍德吐出口寒气,转而深吸气,活过来的感觉,真好。

“伍德,我们还一起……去过洛维思科,看在这情分上,别,灭口。”

天羽的身体抽动了下,宛如一个破烂的麻袋。-

“我们是好兄弟,放心,我不会杀你,放轻松。”

伍德这么说着,突然一脚踩在天羽的头颅上,咔崩一声,将天羽的脑袋踩到粉碎,天羽的身体痉|挛了两下,最终不动了,完全放松下来。

……

距离永望镇五十公里处,一间废弃的路边旅馆旁。

苏晓坐在残旧的座椅上,已是早晨八点,阳光被头顶破烂的遮阴布挡住。

苏晓在等布布汪与巴哈,雨在今早已经停了,在雨停前,有件事发生,羽族出局,也就是说天羽死了。

苏晓、罪亚斯、伍德、莉莉姆、莫雷+月使徒,代表五个阵营,画卷世界最多可入场七个阵营,出现空位,新阵营马上填补,除非死到已经没有新阵营的程度。

天羽死了,这代表即将有一个新阵营入场,有请下一位受害者的速度有点快,之前守望乐园退场,是哪方阵营的参战者入场还没弄清楚,眼下天羽死了,第三个新阵营入场。

看着势头,到最后,真的可能死到没有新阵营入场,如果是那样可就热闹了,空缺的阵营名额怎么办?在斗技场那边随机抽取一名幸运观众?

“汪!”

布布汪的叫声传来,苏晓查看布布汪的资料,布布的理智值为:102/113,还算平稳,不遇到鬼物,布布汪就不会理智狂掉。

又等了近一小时后,巴哈飞来。

“老大,罪亚斯在最近两天内会非常安静。”

巴哈落在破烂木桌上,抖了抖身上的羽毛,开始与苏晓叙述之前他们那边的情报。

布布汪、巴哈、罪亚斯、莉莉姆,之前都聚到月使徒身旁,凭月使徒的‘财富之力’脱身。

他们进入沙之世界的位置,距离烈阳君主的地盘不远,在一个半荒废的村落内打听情报后,罪亚斯提议去投靠烈阳君主,从而夺取画卷残片。

布布汪与巴哈没表态,它们是一定会走的,月使徒与莉莉斯有些为难,莉莉斯之前透支了觉醒的力量,她将血气怪物定在原地一动不动近3.5秒,没有她这一手,那场战斗大概率就败了。

罪亚斯是以再生能力与不灭特性为核心能力,到了沙之世界后,双方的战力差距特别明显。

让罪亚斯没想到的是,月使徒凭她的‘财富之力’,从储存空间内拿出一张【圣极炎卷轴】,小月老师给罪亚斯上了一课,充钱,真的可以变强。

罪亚斯是古神系,要不是他够强,【圣极炎卷轴】绝对要了她的命。

听完巴哈的叙述,苏晓基本了解眼下的情况,现阶段非常平稳,最多2天后,罪亚斯与没死的伍德就会开始搞事,大概率是去搞烈阳君主。

更热闹的是,有两名新的参战者要入场了,不知其中有没有奥术永恒星的乌鸦女,以及其他乐园内的熟人。

带上布布汪与巴哈,苏晓向永望镇走去,当气温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拔高时,苏晓抵达永望镇。

整座小镇只有一条主街道,两侧是错落有序的建筑,建筑前坐在台阶上的几名平民目露凶光,他们不属于任何国度,不受任何束缚。

苏晓这个外来人走进小镇,一双双眸子在街道左右两侧的建筑内注视他,但非常快都收回,苏晓的太阳教会装束太好辨认,尤其是他背后的【残忍锯刀】,与头上戴的太阳头桶。

没受任何阻拦,苏晓来到小镇镇长的三层小楼前,敲响房门。

咚咚~

苏晓刚敲了两声门,门就被打开一道缝,门缝内漆黑一片,只能看到一只遍布血丝的眼睛,这眼睛的瞳孔是浑浊的棕黄色,瞳孔扩散严重。

砰!

门缝马上被关严,门内的人轻咳一声后,平静的问道:“你是太阳教会的教徒吗。”

“是。”

“多谢你能来,最近一入夜就有怪响,镇里的人们非常恐慌。”

疑似是镇长的男人在门内说着,声音平静中透出无奈,这和方才门缝内的那只眼睛,完全是两种精神状态。

苏晓单手握上背后的锯刃刀握柄,永望镇的镇长出问题了,需要治疗下,他准备采取‘锯刀疗法’,见效快,保证根治。

PS:(今天两更,一章3700字,一章4000字,不分三章发了,阅读着不够连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