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混在五代当皇帝 > 第十章 易州方向的动作
听书 - 混在五代当皇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易州方向的动作

混在五代当皇帝 | 作者:康保裔| 2022-01-15 03: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十章易州方向的动作

城外的轰鸣声每隔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就会响上一次,而每响这么一次,头两天就会有两枚铁弹丸从周军的营寨当中砸到城墙边上,到了今天更是增加到了四枚弹丸。弹丸数量的增加尚在其次,更要命的就是这些弹丸的准头越来越厉害,从第一天的只是稍微挨蹭到城墙几次,发展到现在已经是每一次都能够砸在城墙或者羊马墙上。

重达十几斤的铁弹丸,砸到主城墙的立面上犹自可,顶多也就是把夯土墙外面的包砖层砸碎,然后嵌入夯土之中,对城墙的震动冲击固然有,其实短时间内还看不出能够打坏城墙的迹象。

砸到瓮城上面的铁弹丸就厉害一些了,瓮城的夯土墙体比较薄,这几天连着被铁弹丸轰击,已经有一些动摇崩溃的迹象了。至于砸中羊马墙的那些个铁弹丸,更是无不直接把城牒垛口砸得粉碎,把躲在羊马墙里面的守军砸得心惊胆战。

这种心惊胆战甚至都已经传播到了城头的守军,这些天也偶有几枚铁弹丸打上了城头,砸坏了好几个垛口,虽然那些地方非常快就用木女墙补上去了,但是城头守军的恐慌心理已经在蔓延。

刘继业和韩知范都已经上了城头,然而他们却都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应对之策,周军的这种重型抛石机威力超乎想像,不仅是抛射的弹丸重、冲击力惊人,而且射程极远,根本不像寻常的抛石机那样需要抵近至城墙外面数百步,所以用城内固定的重型抛石机回敬是不可能的,就是出动守军前去破坏都不可能。

周军的那些重型抛石机可都是藏身于营寨之中,早已试探攻击过周军营寨的刘继业深知这一招的狠辣――想要破坏这些重型抛石机,那就必须首先击破周军的营寨,不管是白昼强攻还是夜晚偷袭。

白昼强攻,以周军和北汉军的战斗力对比自然是不敢奢望的,即使是夜晚偷袭,刘继业硬着头皮干了一次,最终也是铩羽而归。最终刘继业等人不得不得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那就是――在契丹援军冲破阻挠抵达太原城外之前,他们拿周军的这种战法毫无办法,只能任由周军的重型抛石机随意肆虐。

束手无策地任由周军把铁弹丸往自己的头上砸,这个事情非常伤士气,虽然在短时间内还看不到周军砸破城墙的危险,但是城头上下守军的那种颓丧劲却已经是越来越明显了,刘继业和韩知范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然而他们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出城攻击以振奋士气显然是做不到的,不管是强攻还是夜袭,刘继业都看不到成功的希望,而要是每一次都铩羽而归,那只会让士气低落得更快。

坐等周军开始扑城,然后给予迎头痛击,这倒是挽回局面的最好办法,毕竟太原城的城防还是可以信赖的,然则周军根本就不给守军这个机会,重型抛石机对城墙的轰击已经持续三天了,刘继业等人却还没有看到周军有扑城的动作。

周军一直不来攻城,难道自己这边就只能一直干挨打么?周主就那么笃定契丹军无法突破白马山一线?以致于整个攻城这么不紧不慢的,似乎围城方可以就这么干耗下去把守军给耗死。

刘继业在东门城楼上看着城外周军的营寨,心中满是苦恼。这里是周军重兵屯驻之地,这些天周主的天子旌旗也出现在此,刘继业本来亲自守在这里等着这个方向的主攻的,然而一直都没有等到。

不过今天他也不是毫无所获――在他的视线当中,东门外周军大营的天子旌旗不见了。难道说周主知道了自己亲自守在东城,因此就避开了主攻东门,转到***哪个城门去了?刘继业并不这么认为,他还没有那么自恋,周主离开东门外的周军大营到底意味着什么诡计,刘继业心中琢磨不透。

…………

郭炜确实离开了东门外的大营,不过他也没有转去***城门,而是按照原定计划率军奔石岭关而去了。三天来炮兵的进步非常明显,攻城大炮正在持续破坏着太原城的城防,折磨着守军的神经,这就非常让郭炜满意了,至于迅速破城?从刘继元拒绝投降开始,郭炜就没有奢望这一点了,破城只会是此战的最后结果,眼下要做的急务是打援。

十二月初九,信使应该已经到了易州,在那里待命多时的伏波旅应该已经出击了,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北面的契丹军出乱子也要不了多久,现在正是集中兵力前去挤压收割的时候。即便是伏波旅进展不顺,那么至少也会增加契丹将领对自身后路的疑惧,仍然会给当面的周军以可乘之机,此时不加强白马山一线的力量更待何时。

…………

显德十五年的十二月初九,易州西面的紫荆岭上,移驻易州数月的伏波旅第五军和第六军全副武装地通过了飞狐口,一路向西杀去,义武军节度使祁廷义率领的义武军与征发的民夫紧随其后。

“当初陛下派伏波旅的两个军过来协防飞狐口,俺还说是多来的~”站在飞狐口看着伏波旅的将士默默地通过,祁廷义笑着对伏波旅第五军都指挥使钱守俊说道,“胡虏的大军都集中走云州那边增援河东去了,蔚州哪里还会有多的人马可以骚扰易州的?俺的义武军不***进去就不错了,哪里会怕他们来攻打飞狐口?”

钱守俊点了点头:“定帅说得不错,我当日奉命来援,也以为在此次征伐河东之战中捞不到什么仗打,却没想到陛下最器重的还是我们伏波旅!把这一战当中最艰苦也是最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我们。”

“真是大手笔啊……”

祁廷义看着已经出了山口的伏波旅前哨,默然怔了半晌,这才继续说道:“陛下此番谋划,比起亲征幽蓟那一次还要彻底,还要决然。命令我军协助贵军西向跃进四百里,夺取代州,封闭雁门关,彻底切断契丹大军的一半补给及其退路,意图将其全歼于河东地区,当真是气魄宏大。只是苦了伏波旅的儿郎们,我义武军兵力不足以保障这四百里的转运道路,儿郎们就只能赍十日粮奔袭代州,后面的粮秣供应只能寄希望于代州的库藏,又要面对契丹大军回身搏命,甚至可能面临南北夹击,当真是苦了……”

钱守俊闻言只是淡然一笑:“这算得什么苦?这正是陛下器重我伏波旅。伏波旅平常接受的就是快速部署和水滨山地的机动作战,这种关键地方正是用武之地,不用我伏波旅却用谁人?要说苦,当初驰援吴越的时候,虽然有吴越国保障我军的粮饷,但是以微弱兵力堵口坚守,和百里驰援争胜,其中的辛苦也不会差了;更不必说收取幽蓟的时候,我伏波旅沿着燕山山麓千里跃进,夺占了燕山的数大关口,契丹军的南北夹击当然是有的,若不是陛下事先联络了当地的土豪,断粮都是有可能的。”

说到了这里,钱守俊转头郑重地看着祁廷义:“定帅,我伏波旅两个军赍十日粮奔袭代州并不难,只不过四百里而已,而且只有前面一段多山路,过了瓶形寨之后就是沿河谷行军,食物饮水都不成问题,代州的仓储都可以供应十万契丹大军,更是能够保障我军。不过儿郎们不可能随身携带多少铳子、霹雳弹的,到时候还需定帅加紧急送一次,四百里的转运道路无法维持不要紧,只要能够大力地送上那么一次就好了。”

“钱都校这是说的哪家话?”祁廷义闻言就是面色一沉,“要不是义武军还要守住飞狐口,防止契丹军骚扰易州,俺都想和伏波旅并肩作战来着,却怎么会不顾伏波旅的补给!义武军的兵力是不足,在尚有北面蔚州的契丹游骑威胁时,非常难维持住全段转运道路,但是在伏波旅前进道路上夺下来的飞狐、灵丘两县,俺铁定给你守住了,从瓶形寨到代州这一段属于河东的道路更是不难守,从飞狐口到瓶形寨的转运道路或许会时断时续,但是给伏波旅运那么一次两次铳子、霹雳弹还是不成问题的。”

“好!伏波旅的后路,钱某就全部拜托定帅了。代州的存粮肯定是不缺的,只要在我军夺占代州城和雁门关之后,定帅能够及时地给我军补充上铳子和霹雳弹,我军在那边坚守多久都可以。上一回我军没能完全封闭燕山诸山口,让契丹的北院大王全身而退了,这一次我军一定会誓死堵住口子,定要叫他们有来无回!”

看到钱守俊如此郑重而又坚定地发誓,祁廷义感觉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连忙转换话题:“钱都校且不要说那么远的事情,代州那边的河东军肯定都跟着契丹军南下了,自瓶形寨以西诸城寨应该不难攻取,不过现在还属于契丹人的蔚州飞狐、灵丘两县却不能掉以轻心啊……”

“契丹人?他们会守城么?至于城中的那些汉儿嘛……我非常看好他们识时务的眼光。”

钱守俊斜睨了祁廷义一眼淡淡地说道,神情果然不似方才那么凝重了。

祁廷义哈哈大笑:“那倒是!汉儿们应该会非常识时务的,俺就等着伏波旅的捷报,再派人跟过去接收了。”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