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神级修炼系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名字
听书 - 神级修炼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名字

神级修炼系统 | 作者:小知了| 2021-10-14 18:5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

听得此言,长老执事都是忍不住想要翻一个白眼。

天机神瞳的检测,哪里是运气好就能够提升品级的?

而且这么明显的自我控制,还装什么无辜,骗鬼啊!

秦齐一阵无语,不明白这性格迥异的两人到底来做什么的,不过此事与他无关,他可不想掺和,告退一声,便来到了后院。

两人虽然来得奇怪,但秦齐却并不认为他们是冲着他来的,况且,天机老人过来他或许要担心一下,两个年轻人而已,无需在意。

毕竟,王千羽和左丘宁,哪个不是神子级别,但还不是被他超越,并没有什么厉害的。

当然,这是对秦齐来说,对于一般人,那可真是高不可攀,就算是九品势力,恐怕也寻不出三四个来。

不过,还是少接触为妙,尤其是那个短发女子,总给秦齐一种奇怪的感觉,只是却说不上来。

秦齐走到后院休整,明日即可动身前往一字道门。

而在他之后,那一男一女也走了进来。

“我说,您弄出这么大动静干什么,还有,您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年轻男子跟在短发女子身后,有些无语的道。

他脸上带着恭敬,显然女子身份在他之上,所以他只能随行。

不过,在秦齐看来,他是故意落后半个身位,为的就是一双贼眼能在短发女子的"qiaotun"上来回扫动。

“我不喜欢等。”短发女子淡漠的道,声音如剑鸣,刚硬无比,没有半分柔和。

“那您也不能找人麻烦啊,你看,最后还得我来收拾残局。”男子叹气道。

“我应该说过,让你呆在那里别出来。”短发女子冷冷道。

“还不都是为了您?”男子翻了个白眼。

“不需要!”短发女子毫不领情,声音愈发冰冷,“再说一次,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年轻男子咳了两声,目光从女子"qiaotun"上移开,随即看向秦齐,呵呵一笑:“兄弟,相见就是缘分,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看那明媚的笑容,就像阳光男孩一般,只是秦齐看着,不知为何就是阵阵恶寒。

这货,没毛病吧。

“在下秦空,还未请教。”

虽说心中不愿,但秦齐也只能应付一下。

“哈哈,我叫夯昆,她叫白日,是兄妹来着。”夯昆呵呵一笑。

兄妹个屁,老子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兄妹,说这个之前,麻烦先把眼光从***妹胸前移开行不行?

秦齐脸色僵硬,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从哪里吐槽的好。

这两人的名字,也太***奇葩了吧。

“秦兄弟怎么了?”夯昆见秦齐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秦齐扯了扯嘴,道:“两位听名字,就是人中龙凤,难怪可以拥有八品的天赋!”

“哈哈,这都是爹娘起的,我们也就沾点光而已!”夯昆哈哈一笑,看他那样子,对自己的名字还是颇为自得的。

“不过兄弟这名字也不错啊。”夯昆笑道。

“哦,怎么说?”秦齐问道。

“你看,舍妹名叫白日,你叫秦空,连在一起,不就是晴空白日吗?”

“不应该是***吗?”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空不就是天嘛!”

***,***都被秦空白日了啊!

还不要在意细节?

这两人哪里来的,父母到底跟他们有多大仇,才会给他们起这样的名字啊。

“我的名字,不好听吗?”白日看向秦齐,目光出奇的比平时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复杂。

夯昆显然也有些意外,没想到白日竟然会这么问,照她的性子,不一剑斩过已经非常不错了。

“还好吧。”秦齐扯扯嘴。

“哼!”白日冷哼,盯着秦齐。

“那什么,没事我就先回屋了。”秦齐被盯得有些发毛,不打算跟他们继续深聊,回到了房间内。

见秦齐进屋,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道屏障,隔绝外界一切。

夯昆蹙眉,忍不住问道:“您这是怎么了,他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那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咱们可是巡察使,职责在身,您怎么跑去测验天赋了,难道您要换宗门不成?”

“这是我的事,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白日冷冷道。

“那不行,咱俩可是一起的,我得跟着您,要不然师傅打断我的腿!”夯昆急忙道。

“腿不能走了,那就飞。”白日并不在意。

这个境界的人,基本也不用走路。

“是第三条啊,您也知道师傅的手段,被他打断的东西,神丹妙药也接不回去的!”夯昆哭丧着脸道。

白日闻言,却是冷哼一声:“那样最好!”

夯昆无奈,知道不可能改变白日的想法,当下沉声问道:“那您总得告诉我,您为什么这么做吧?”

“不知道。”

这回答,夯昆真想打人,不过还是忍住了,压低了姿态,陪着笑脸道:“那您说说,您要去哪个宗门?”

“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白日指了指秦齐的房间。

“嗯?”夯昆一讶,结果还是为了这个秦空?

但此人也没什么特别的,虽说天赋不错,但比他们还差得远,在他看来,秦空只能算是普通,宗内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比秦空更强。

以白日的身份,竟然为秦空而来?

实在无法理解。

“您,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最后,夯昆也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合理的解释。

白日不言,只是犀利的剑意在夯昆某些部位睁鸣。

夯昆脸色一白,连忙道:“没事,您想去哪就去哪,什么狗屁巡察使,不当了又能怎么样!”

白日冷哼一声,撤去屏障,选了一个房间走进去。

进了房间,白日眉头微微蹙着,她指间的戒指微微一亮,出现了一把用布包好的剑。

细心的解开布条,露出了里面的剑,而白日的神情,也出奇的出现了一抹柔和之意。

这剑,其实非常普通,不过却有些古意,怕是经历了不少岁月。

剑刃上刻着两个字,白日。

白日剑。

白日摸着剑身,眼中神色变换,随即摇了摇头,将剑细心的收起来,而那抹柔和,也瞬间消失不见。

入夜,夯昆来找过秦齐,表示大家相识一场,就是兄弟,今儿个要带秦齐出去潇洒一番。

据说他已经叫好了各处头牌,个顶个貌美如花,技术超群,绝对可以让人醉生梦死。

这安排,对得起他的名字。

不过秦齐正要拒绝,隔壁房间便斩来一道剑光,差点削掉夯昆要害之处,惊得他怪叫连连,一溜烟跑了。

秦齐张了张嘴,一脸无语。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第二日,李长老和恭长老亲自过来,告知秦齐已经安排妥当,可以选择宗门离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