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未来 > 末世之诸神的黄昏 > 第315章
听书 - 末世之诸神的黄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15章

末世之诸神的黄昏 | 作者:阿撒辛| 2021-10-14 07: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来到飞翼庇护区这么久了。”

因为忙碌和许许多多的理由,忘记了时间的那瑟,已经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了。

所以说,忘记了也非常正常。

好在自己的努力或多或少也有所成效,不至于全是白费功夫。

虽然弯路和白费功夫也不是没少干、没少走。

果然,领袖这种事情不亲自干一次是不知道其中的门道的。

偶尔能摸鱼都是万幸中的万幸了。

也不知道当初雅典娜怎么在诸神之战中作到能够让所有的神祇听命奔波,而且放下成见的。

那还真是相当恐怖的才能啊。

“那瑟?”

楼梯间传来厄洛斯的声音,“你来一下。”

那瑟伸了伸懒腰,起身下楼。

“怎么了?”

厄洛斯表情还算淡然,并不是什么崩坏之极的表情,说明情绪状况还是正常的。

真是感谢各位蛇语成员的配合啊……

“徐洛舟搜集到一条奇怪的情报。”厄洛斯将叠起的纸张递给那瑟,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Genesis公司捕捉到一种奇怪的生物……?”

那瑟太清楚这句话的意思了。

人类的科学最起码对于自然界该有的生物是有一个成熟认知的,但是对于神代的物种了解基本上是为0,对于其的认识只是神话的虚构。

所以当偶遇因为神陨堕世而出现的神代生物,那可能……还真会给抓起来研究。

那瑟的脑中迅速分析了一下大致的对策,得出的结论是——

将袭击日期提前。

而且必须是在一天内就将Genesis公司对于飞翼庇护区的控制直接降维打击,然后……

神祇的事情由神祇自己来做。

也就是将蛇语暂时先交给***人管理,然后自己离开飞翼庇护区,去救援那个神代生物。

之前索罗塔克和自己探讨过神代***生物跟着神陨堕世的留存程度,最后统计得出的结果就是,估计只有头领级别的神代生物可以留下来。

例如半羊人就只可能留下一个牧神潘恩,鹰身女妖就是那瑟的妹妹之一,塞壬。

对,双臂为羽翼的女妖塞壬,由于她在众神时代的丈夫是一位人鱼——嗯对,那瑟的一位弟弟……

所以,鹰身女妖、海之女妖和人鱼是有密切关系的,甚至用人类的DNA检测方式,估计会发现,海之女妖的DNA链条是巧妙的缝合产物……

虽然不知道会是谁,而且可能和对方不能做到冰释前嫌。

啊……好头疼啊……

那瑟对于这些事情让他头疼的程度感到极度烦恼。

虽然非常怀念以前作为一个只需要执行自己该做的事情,***的事情根本不用往心里去的那种日子,但是自己现在作为领袖,就没有感慨这些的权力。

所以说,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联系过龙应上将提议将奇袭计划提前过后,对方的态度表示可以配合行动,让那瑟的救援计划逐渐变成了可能。

至少,现在有那么几个百分点的机会了吧?

然后就是自己这边。

虽然找过龙应上将了,但是对方表示,最多佯攻,不可能直接硬性攻破Genesis公司的***兵和克隆人士兵的防守。

所以那瑟的蛇语所需要做的,就是为军队的突入,提供便利。

也就是内应。

首先,桜落刀会的人员是不可能去和和荷***实弹的克隆人士兵硬碰硬的,而且就算是莫相离没意见,桜落刀会的***成员可不是蛇语成员,他们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提案的。

所以对付Genesis公司的士兵的大头其实是在那瑟这边的。

也就是想办法将士兵牵制住。

车轮战?奇袭猎杀?还是采取***方法?

在这里的神祇也就只有那瑟和塔纳托斯,即便都有恶魔之爪……

等等。

都有恶魔之爪?

不如说,这就是能够给自己提供出口之处。

而且,估计这一次不仅仅是那瑟和塔纳托斯,就连蛇语的***成员都得参战。

估计还得连带的把某个人拉上……

毕竟按照那生物动力外骨骼的方式再给自己来一拳,那瑟不靠那些加护啊庇佑啊,估计能够当场去世。

看着那瑟思考过后奔忙离开的身影,厄洛斯只是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二叹息过后,随即端正作为副官的态度,同样奔波在路上。(作者:般配~)

牧柯在装上外骨骼后,依旧会在后勤帮帮忙,虽然刚开始的几天似乎是情况略有些糟糕,但是还算不错,没有搞得非常非常糟糕。

但是屈才了一位优秀的战士,那瑟接受的斯巴达式教育就让他非常难受。

“你找我啊。”牧柯看着面前的小恶魔,随即一拳抡了上去。

猎神本能微微一跳,那瑟就迅速反应过来,右手横于面前——

“嘭!”

后背砸在墙上的痛楚清晰的反馈到大脑,那瑟过速的心跳清楚的告诉自己,如果不是有加护在身,估计就是当场去世了。

“消气了么?”那瑟问,“没消气我陪你打一架?”

“先欠着吧,”牧柯说,“对于必输的战斗我没有兴趣。”

“所以,你是有什么打算?”

……

“还算不错。”

牧柯说,“能够做出这么详细的计划,说明你相较于之前在面对尸潮那一次还是有长进的。”

那瑟疑惑的看着牧柯。

“我只是庆幸,作为领袖你是找着门道了。”牧柯说,“并不像我,没有作为领袖该有的,对于危机的辨别力。”

“如果回到当初,我也想就该狠下心,不接受你的提议,也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弟兄。”

那瑟看着面前表情凝重的牧柯,一时间,他是如此庆幸,自己是一位神祇。

他从未因为自己是一位神祇,而感到高兴过。

身体里流淌着的波塞冬的血与作为水月之神的神祇,自己对于神祇几乎没有什么好的映像。

但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位神祇,一位有着卓越能力的神祇,是一件如此让人庆幸的事情。

这样,至少在危机来临,决策失误时,他可以抛开智谋、计策和思想,用自己的能力去挽救自己的组织,自己的下属。

也许,这也是领袖地位的魅力之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