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争渡传 > 第七十二章 风流俊俏张文远
听书 - 水浒争渡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十二章 风流俊俏张文远

水浒争渡传 | 作者:斯蒂芬·铁| 2021-03-17 09: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姜太虚将林冲那口宝刀递过,王伦道:“此刀与杨制使宝刀也是一般来路,日后便知,据闻此刀乃是高俅用此做饵陷害林教头之物,怕是有些晦气,林教头,留了此刀在身边,可要加些小心。”

林冲见王伦竟然拿出此刀来,心里百感交集,这王伦怎的与那往日判若两人?想起那日要火并王伦,不由的生了悔意,上前拜倒,说道:“林冲愿追随大头领左右,若有违背,当如此刃。”

说完从衣襟下掣出一把尖刀,在膝上一折,断作两截。

吴用见林冲如此,心下暗道,这林教头已被王伦收了心了,怕是半点杂念也没了,心下转念,看了眼晁盖和公孙胜,又与闻焕章对视一眼,起身朗声道:“我等愿誓死追随大头领,同闯刀山火海。”

闻焕章也是起身,一众好汉见了都是纷纷站起,同声道:“我等誓死追随大头领,同闯刀山火海!”

王伦笑道:“各位兄弟,王伦必不负众人所望。同饮一碗。”时值林冲也掣出那宝刀来,众人眼前又是一亮,厅上犹如满月华光闪过,耳中似有虎啸之声。

众人共饮了一碗,刚刚坐稳,公孙胜道:“感蒙众位豪杰相带贫道许多时,恩同骨肉。只是小道自从跟着晁头领到山,逐日宴乐,一向不曾还乡看视老母。亦恐我真人本师悬望,欲待回乡省视一遭,暂别众头领三五个月,再回来相见,以满小道之愿,免致老母挂念悬望。故此向大头领告假几月。”

王伦道:“道长孝心如此,怎能拦阻,只愿道长早日归山。”这老母在家,谁都不能拦阻,王伦心道:有机会倒是应把这老太太接上山来,省的这公孙胜乱跑。

晁盖道:“向日已闻先生所言,令堂在北方无人侍奉,今既如此说时,难以阻当,只是不忍分别。虽然要行,再待来日相送。”

公孙胜道:“也好,小道便明日下山。”

王伦道:“如此,王伦先走一步,今日便走。”

众人一并相留,王伦都推脱了,知道事不宜迟,一众跟随,送到金沙滩上,王伦一行上了船,与众人挥手相别。

何涛领了济州府一班衙役,远远望见前面便是郓城县城,身边一人问道:“哥哥,这贼人如今都上了梁山了,还来这郓城作何?”

何涛气道:“还不是为了救你一命。”

何清不解,说道:“哥哥,关我甚事?你这一路走来,也不说句痛快话。”

何涛示意那班衙役前行,自己与何清落在后面,轻声道:“你我将这晁盖等人之事揭发了,如今贼人却没捉到半个,那贼人早就派人传话给我,说是早晚结果你的性命。”

何清大惊,连声道:“哥哥,那可如何救我,那帮贼人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

何涛道:“亏得哥哥我得遇贵人,教了一个法子,他可保你性命。”

何清道:“哥哥,快些讲来。”

何涛道:“此事你只需见我眼色行事便可,哥哥我自会掌握尺度。”

何清听了,心下有些打鼓,不知如何才能活命,只得跟上何涛,直奔了郓城县来。

何涛想起那个杨公子所言,竟然一一应验,府尹大人已然去了东京听罪,新官宗府尹到任之后,请将一员新调来镇守济州的军官来,当下商议招军买马,集草屯粮,招募悍勇民夫,智谋贤士,准备收捕梁山泊好汉。

一面申呈中书省,转行牌仰附近州郡,并力剿捕;一面自行下文书所属州县,知会收剿,及仰属县,着令守御本境。

何涛按那杨公子吩咐,亲请领了文书传送郓城,一行人来至县衙,何涛见那县衙门口,边上画了个记号,知道杨公子等人已到了,心下沉稳了许多。

那知县时文彬正升厅公座,左右两边排着公吏人等,两边站了两人,左边是马兵都头姓朱名仝,身长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须髯,长一尺五寸,面如重枣,目若朗星,似关云长模样,满县人都称他做美髯公。

右边步兵都头姓雷名横,身长七尺五寸,紫棠色面皮,有一部扇圈胡须,为他膂力过人,跳二三丈阔涧,满县人都称他做插翅虎。

边上文案后坐了一个值日的,却是贴书后司张文远。

何涛看众人都在,忙给时文彬施礼道:“新任府尹宗大人,传下文书,还请验看。”说完递上文书。

时文彬见是济州府上差,让人将文书拿来,展开一看,无非还是叮嘱剿捕贼盗,守御本境之类,心道:这新官来了,难免要例行公事,这梁山贼寇,据传有那四五千人,又有禁军人物入伙,哪是县官管得了的。

想到此,说道:“上差所递文书,本县看过,自当谨遵府尹相公钧旨,缉捕盗贼,两个都头都在,可要听真,若得知贼人所在,尽力抓捕。”当时吩咐张文远将此文书立成文案,行下各乡各保。

何涛见了,问道:“知县大人,如何不见那宋押司?”

此问一出,时文斌,朱仝,雷横都是一笑,张文远却是留心细听。

知县道:“那宋押司今日新纳了一个外室,在县西巷内,近日去那里多些。”

朱仝问道:“上差找那宋押司何事?”

何涛说道:“上次来郓城捕贼,先遇到的便是宋押司,混的脸熟了,倒想同他共饮一杯,故此相问。”

雷横道:“宋押司最是好交朋友,上差若是着急见宋押司,便请这张文远领去便可,宋押司常请他去吃酒。”

张文远心下有鬼,慌忙道:“这才接了相公吩咐要做公事,雷都头,朱都头都是知道,何不领了上差去?”

朱仝道:“我们两个哪个没有公差,正要听知县相公吩咐。”

知县道:“张文远,公事且先放一放,明日再做不迟,你便带了上差去找那宋押司。”

张文远听了知县如此说,推脱不过,只得领了何涛兄弟两个去了。

何涛看着前面走的这个张文远,心道:杨公子说此人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俊俏,唤作小张三。看来果然不假。

何清倒是有些提心吊胆,虽是这青天白日,总怕路边跳出个提刀的贼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