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马上杀神 > 第6章 道是故人来
听书 - 马上杀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章 道是故人来

马上杀神 | 作者:心洁性自灵| 2021-03-17 09: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那阎大少是个泼皮无赖,见店中女子姿色不错,便伸手往那女子屁股上捏了一把,那女子吃了亏,又不敢动怒,只得避他些。哪知就在这时,那阎大少啊哟大叫一声,众人不明所以,细看去,只见这厮手背不知何时中了一记银针,不多时,一只手肿胀得似被马蜂咬了一口。

“是谁,竟敢暗算你祖宗!”阎泼皮怒喝一声,只在这时,一道磁性的女性嗓音响起:“我道你手没洗干净,便帮你消消毒。”

只道是一缕清风将那女子送来,众人只被这声音吸引,都向那女子瞧去,她悄悄走近,带着一种无言的魅力,那女子……分明离众人如此之近,为何又感觉如此之远,莫不是你我皆喝了她的酒,只是那酒,却有几分刺骨的冷。

那女子似笑非笑,而那一双好似历经人间风霜都夺不尽颜色的美目,便教人魂牵梦萦,便那着装打扮,也是芳丛中一支清冷的独秀,那如绸缎般润滑的双唇,好似要开出桃花瓣来。女子右手挎着竹篮,竹篮内白布所掩的也不知是何物,掩的莫不是世间所有的风韵?

李邂云每每见到陆青霜,总有自惭形秽之感,羡慕之余,难免暗自叹气。

只有王起眼眉间有着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只一眼,平静的心已不再平静。

“李……素……年。”王起轻轻念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睛微微有些泛红,然后自嘲般的苦笑,老实说,这十几年,他王某人偶尔还是会想起这个烂婆娘。

尽管这个烂婆娘爱慕虚荣,贪图富贵,他还是会在每个夜晚犯贱的想起那个叫李素年的女人。

不过眼前这个女子只是和李素年长得像罢了,李素年的眉心有一颗痣,她却没有。

这女子正是这家店的老板娘,陆青霜,此人五年前便来到了缤县,开了这家刺青店,不过却很少亲自动手为人刺身,有爱慕者查其家世,据传她有可能是四才卫香君之后人。不过此人性格颇为冷傲,难以亲之。

那阎泼皮见是日思夜想的陆青霜,也不觉手有多疼,却颤着一身肥肉嬉皮笑脸的想去接近陆青霜。

哪知就在这时,那阎泼皮一颗肥肉堆积的脑袋轰的一声,冒起一股黑烟,爆炸开来,当下脑浆溅到了许多围观百姓身上,脑袋爆为无数坨碎肉飞向四周,发出一股被烤焦的肉味,独剩一腔子还往外流出红得发黑的血液。

缤县百姓哪里见过这么骇人的场面,不少妇人当下大叫起来慌作一团,唯有陆青霜依然冷若寒霜,只把目光挪向上方的屋顶上发怔。

李邂云这么一个小丫头,心理素质倒是出奇的强大,也不见一丝害怕的神色。

那是一颗小到只有一粒药丸般大的黑色物体,以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速度射进了阎泼皮的耳朵,丝毫不亚于一颗子弹的威力,那个人……也几乎没有人看见,除了王起。

只不知那个杀手为何要杀此人,而且是用如此残忍的手段。

阎泼皮横尸青霜刺店门,当下有对陆青霜爱慕至极的一个痴人,却是一个身着紧身黑服的虬髯客,当下对众人喊道:“我刚才见这泼皮意欲染指青霜仙子,便掏出一颗鼻屎砸碎了此泼皮的脑袋,老子叫薛青山,你这几个狗腿子只管回去告主,老子便在这里等你们。”

当下坐在那无头泼皮隆起的大肚子上,仰头朝天。

李邂云只笑道:“这人好大的口气,竟说用鼻屎砸碎了别人脑袋。”

王起一本正经的道:“只怕那鼻屎里含有特殊成分。”

李邂云道:“时候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王起点点头,和小丫头消失在了人群里。

阎泼皮的死不一会闹得满城皆知,而这件事也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

这朝阳武院是缤县几个家族开设的一个武院,专为此地富贵子弟提供习武之地,便在南门对应着一颗大柳树,修得倒也气派,位于朝阳武院的西侧则又是夫子教书习理的地方,名曰霖院,又西北侧还有一小道院,道院早已荒废,杂草丛生,墙上爬满了青藤。有好奇子弟翻墙而入,见里面蛛丝盘结,灰积三尺,早已破败不堪,便没人再有心思去那道院耍。

已是初夏,阳光透过绿荫在迷人的古建筑上像下起了一场美轮美奂的斑斓金雨,鸟儿停栖在柳树枝上发出悦耳的啼声。

王起和李邂云赶到朝阳武院的时候,正是初夏时节一个惬人的午后,正逢一白发老翁倚着那大柳树正在打盹,那老翁穿着一身古青色宽袖长袍,一身酒味。

李邂云轻轻走过去,突然一把捏住那老翁的鼻子,那老翁睡梦中只觉呼吸有阻,睁开眼来,佯怒道:“扰人清梦,该当何罪。”

李邂云嘻笑几声,道:“柴老头,我给你介绍个人,是我爷爷新请的武傅。”然后又在老头耳边咕哝咕哝不知说了些什么。

那姓柴的老头眼睛一亮,道:“真的?”李邂云点了点头,于是柴老头把目光转向了正站着一旁的王起。

“小子,听说你开了李家几百年都不曾开动的火云麒麟弓。”柴老头道。

王起微微一笑,谦道:“侥幸而已。”

柴老头上下打量着王起,忽道:“开弓但凭蛮力,然武学可不是单凭蛮力,其中多变化诡谲之势。”

话罢,柴老头突然右腿如闪电般迈出,只踩住王起的脚背,膝盖如长矛般向王起顶去,只待王起被这势大力沉的膝顶吃痛前倾,右手直向身后肾门拍去。

若这一击得沉,王起最少得躺十天半个月。那柴老头这武功倒不怎么高明,还可以说有些阴险,不过他倒低估了王起的反应能力,王起只待他快要顶中之时,腿像湿滑的泥鳅一般借力巧妙的朝里顺势一拐,脚往他使力的地方轻轻挪动一步,用力一勾,那柴老头便失去平衡,眼见就要摔倒在地,王起伸手轻轻将他扶正,道:“冒犯了。”

柴老头哈哈大笑道:“虽然你能过了老头我这一关,不过有个人那一关你却过不了。”

王起不解,李邂云捂嘴笑道:“便是那打了朱大头的孙公子,孙公子在武学一道上极有悟性,甚是聪颖。而且在缤县人缘极好,就是个性放烈,你不可小看了他。”

李邂云话音刚落,便响起了一道极为好听的声音,道:“谁在议论本公子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