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怪撰第一部之惊蟾记 > 第五十八章 无妄之药
听书 - 三国怪撰第一部之惊蟾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八章 无妄之药

三国怪撰第一部之惊蟾记 | 作者:罗贯东西| 2021-03-17 08: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都是张衡害的我。阴暗中,烛火明灭,看不清那位将军的脸,只听见一个忧郁的声音。他从笼子顶部爬到一侧,再笔直的爬下来。长舌人呆呆的吐着舌头,牛头皇子则激动的站起来。

他跟自己是同类。在无尽的黑夜里,他们之间将有很多共同语言。

我是耿霸,家父乃云台二十八将之一、建威大将军耿弇之侄,一生多次西征。最大的一次胜利,

在金微山彻底消灭了北匈奴。当时我还没出生。那次胜利后,家父被封为粟邑侯……

你爹叫耿夔,对不对?牛头皇子大叫道。

将军隐隐看到说话人的头上晃动着两只角。叹口气,可惜,可惜,你得到了神力,却失去了皇位。他自小便听说有个前朝皇子举大鼎如游戏,唯独相貌诡异,见者无不骇然。

你知道我爹?

当然,

出塞五千余里而还,自汉出师所未尝至也……牛头皇子摇头晃脑的说。

不是那次出征,我也成不了今天这副样子。将军难过的说。

———————————————————————————————————————————

那场战争结束后,左校尉耿夔带回洛阳城一条虫子去见张衡。这种三角形的肉虫,嗜好人血和内脏,跳起一丈高,杀死了自己一千多士兵。他知道张衡脾性,登他的家门,好酒好肉皆不喜欢,唯独喜欢精灵古怪之物。还没进门,忽见头顶上嗡嗡的飞过一个东西,那东西越过高墙进了院子。

“平子,那是何物?”耿夔问。张衡字平子。

我发明的独飞木雕。张衡抚摸着下巴颏仅存的几根胡须。他用功过度,碰到疑难问题好纠胡子,久而久之,原本丰盛的胡须变得稀疏了了。

曾有一个胡须雄奇的黄门侍郎讥笑某中常侍,说他脸上根毛不存,天天跟屁股蛋儿一样光滑,不是男人。该中常侍反驳,人家张衡都没胡子,难道不是男人?人家脸上光滑,那是胸怀大,没小事,你看你那一脸褶子,褶子逢里能藏人,人家几时笑话过你……

这玩意儿的秘密在里面。等木雕落下,张衡捡起来,吹吹土,叩开木雕下面,你看,它肚子里有个机关,转动起来,能推动这玩意儿飞到空中,一旦能量耗尽了,还能凭借上升气流的作用做远距离滑翔……

啥叫上升气流?

上升气流就是空气往上运动,下沉气流就是空气往下运动。你要放风筝,就必需借助上升气流……

耿夔顿悟,明白了,明白了……人死了是不是也跟气流有关,好人就是上升气流,恶人就是下沉气流?

人死了跟气流有什么关系?

你看,人死了,好人不是要上天国吗,没上升气流,如何上的去?

张衡摸摸他的前额,我看你从西域回来,病得不轻啊。

耿夔把一个兽皮蒙紧的小笼子举起来,要是被这东西沾上了,我也回不来了……

———————————————————————————————————————————

都是张衡张玉子害的我。家父给了他一条虫子,他把它养了起来,每日喂猪血猪肠子,养了好几年,最后变得跟一只兔子一样肥硕。家父退休前还去看过,说,玉子,人家都养女人,你倒好,把它养的白白胖胖,你老婆不妒忌吗?

张衡头也不抬的回答,我老婆本来就白白胖胖。

把它养这么大,是要把它训练成战马吗?

张衡笑道,定公啊(家父字定公),你们只知行军大仗,从来不知道科学的力量。他指指旁边的木雕,你看,以前我只能飞起两尺长短的木制机械,现在,已经能飞起一丈长的了……你想过没有,等内部的机关再强大一些,能飞起两丈、三丈的木制机械,到时候,你们再碰到高墙坚城,不必再架云梯,不必再踩着士兵的尸体往上冲,只要让上百个这类机械,每个里面带一名士兵,便可轻松杀进城里…杀他个冷不防。

家父听的目瞪口呆。心想,真搞出这东西,张玉子岂不是可以轻松干掉皇上?

这虫子不仅寿命长,一般虫子也就几年活头,它似乎比人活的都长,我想,它的血液里一定有某种东西,能延缓衰老。还有,我几次拿尖刺刺破它的皮肤,看其伤口愈合能力,你猜怎样?连血都不曾流出,接着复原如初了。过几日,我就取出它的血,制作一种药丸,日后再有将士受伤,此药丸或可口服,或可外敷,让他们少受一些罪……战士军前半死生,将军白发征夫泪啊。

玉子,你不光是一个数学家、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发明家,还是一个文学家!家父由衷的夸赞。

拍我马屁呢……张衡乐呵呵的捏捏自己屁股,不过蛮舒服的。

———————————————————————————————————————————

那药吃下去确实舒服,

等家父过世后,他的药才研制出来,研制完后,张衡也过世了。他那能飞的木制机械,他的地动仪,他的计里鼓车,他的指南车,他的浑天仪……他的儿子张钧抹着泪跟我一一盘点。我爹留下一堆发明,就没给我留下一点钱。

他说的全实话,张衡把全部积蓄都搞了发明,又不敛财,留给儿子除了一栋栽着两株大柳树的院子,便是这些发明了。

跟他爹不一样,张钧虽然白白净净,但胡子茂盛。他从小不爱科学,故没有边思索边揪胡子的习惯。

还有这排药柜子。张钧苦脸说。所以兄弟,你看,托老爷子的福气,我当了太史令,你也知道,所有部门里,属这个职位穷,人家一个小黄门一年还收几万钱呢?我是编写历史的,谁给我送礼?而且我写的历史,也不是真历史啊,真历史我哪敢写?

我这次去张家,本是去讨债的。张衡生前借过家父不少钱。但我一看到张钧掀起袍子露出的带补丁的内衣,要钱的话便憋了回去,咽进了肚里。

我忽然想起张衡给家父提及的那种药来。便趁张钧给孩子换尿布的空儿,偷偷打开那些药柜子,第一个柜子里是“十全大补丸”,药方子也在里面,写的清清楚楚,该药丸由党参、白术、茯苓、甘草、当归、川芎、白芍、熟地黄、黄芪、肉桂组成,具有温补气血之功,常用于气血两虚、面色苍白、气短心悸、头晕自汗、体倦乏力……我从不相信这玩意儿,我爹说过,匈奴人远没有汉人过的精细,却个个体质强于我们,骑在马上跑一天都不累,我们汉人过的太矫情了。

第二个柜子里的药丸极少,上写“亢阳大补丸”,难怪前一阵张钧请客时,说自己体虚,本来没要孩子的可能,吃了他爹给的药后,余勇可贾,把媳妇彻底征服了……张衡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上能看星空,知道天上星星的名字,测出他们的距离,下能看男科妇科,能治不孕不育。

第三个柜子里只有一个黄杨木匣,打开,九宫格里盛着九颗药丸。匣里还叠着一张药方,打开看,上书:诡虫所制,无妄之药。是说这种药拿虫子做的,危险莫测,不可服用。

不正是家父从西域金微山带回来的虫子吗?

———————————————————————————————————————————

张钧很爽快的给了我。他上月刚刚办完丧事,一片狼藉,办丧事钱不够,又卖了许多家具摆设,这些药也早晚卖了换钱。既然是用家父的虫子制成的药,给我也是正给。何况,我已经给他表示过了,以前的那点债务,算了。

身为度辽将军,又继承了家父的产业,我对钱物没有兴趣,只关心自己生死。时局动乱,战争不断,广陵、江夏、益州、徐州各地暴乱频频,我已参加过大小十余次战争,中过两次箭,挨过几十刀,一身伤疤,每临天气乍暖,浑身被蚂蚁啃噬一般,一到冬季,又肌骨刺痛。老婆晚上总做噩梦,说搂着一个鬼。

治好我这身病,健健康康的干到退休,是我最大的愿望。但便是宫廷的医生,也拿我这身病束手无策。一个医生说,将军,除非彻底换身皮,否则是没法的……我问怎么换?他说,把现有旧皮剥了,浑身上下抹上我的金创大药膏,能长出新皮来。

我把他踩在地上,用刀挑开他的衣服,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说,我先割下你的皮试试,管用,给你五百金!

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他说大话了,说他是廷尉大人(管司法断案)的远方亲戚,本来是教书的,收入抵,来宫里混个御医干干……

朝廷卖官鬻爵的现象,比比皆是,连救死扶伤的医生,都可能是鸡鸣狗盗之徒。我大汉真的病入膏肓了。

回家后我犯了难,这药丸,吃还是不吃?诡虫所制,无妄之药,无妄,可以是危险,可以是灾祸,也可以是无常。必是这药研制出来,没经过验证。既然我这身伤口,没有药,早晚溃烂,不如冒险一试。

我先取出一粒药来,切开一小半放进嘴里,居然甜丝丝,酸溜溜,不带半点苦,吞咽下去,不到一个时辰,我便觉得自己的体内寒气驱尽,一股热气从丹田窜到脑门子上,拱出一头汗来。哪里是无妄之药,看来还是因人而异。我索性又吃下了剩下的大半粒。当夜,我睡的极为舒服,几年来,第一次在梦里梦见水塘,荷花,红色的亭台,还有一只在飞檐上趴着的小壁虎,椭圆的脑袋,发绿的背儿……

第二日我骑马射箭,精力抖擞,不管多远,十发九中。此药甚好,继续服用。很快我吃光了所有的药丸,身上的老疤几乎脱落殆尽,新的肌肤红润润的,发着痒。

直到有一天,儿子的风筝落在了屋顶上,急得直跳。家里没梯子,又没有长杆,我来到东侧墙壁,几丈高,踩着突起的石块往上爬,说来奇怪,我的手掌突然吸在了石壁上,跟黏住一样。我使劲挣脱一只手,我的天,我的掌心居然冒出一层厚厚的肉垫,五根手指不仅可以伸缩,还生出很多密密匝匝的灰毛,天呐,我真变成壁虎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