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统御诸州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建议景升兄可以答应
听书 - 三国之统御诸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建议景升兄可以答应

三国之统御诸州 | 作者:霜寒四野| 2021-03-17 08: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曹操他们这些老油条,会看不出来吕布这套做法的真正用意吗?

就这么区区几句话,扯上一点根本就不存在的交情,就会直接把刘表和孙策打成永不可能站到一条线上的对立面。

今日这么几家势力的首领都在这看着,吕布故意抹去刘表,只提孙坚,但是无形之中,却又把孙坚死于刘表之手的信息给显露出来。

除非孙策当真可以抛弃杀父之仇,要不然他就永远都不可能和刘表和解。

当然,刘表也可以主动把杀了孙坚的将领送给孙策,那样这个仇恨或许可以化解,不过刘表会这么做吗?

吕布坐镇河洛地区,只要袁术倒下去,那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吕布的战略计划也就成了彻底分割天下。

他自然是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一边是和谐的,所以就要人为制造一些矛盾出来。

南方地区,刘表最好是和孙策打的头破血流,你死我活,那样毫无疑问是最符合吕布的利益。

所以这也是吕布故意这么做的原因,要不然他吃饱了没事做上去攀交情?

看着孙策看过来,刘表也往回撇了一眼,不过没多说什么,在这个营帐当中,吕布是主导者,也是最牛逼的,刘表不想在吕布面前和孙策起什么冲突。

在刘表看来,吕布的威胁大过在场所有人,他不想露出半点破绽,所以干脆啥都不说,任由吕布去自导自演,也任由孙策心中的仇恨慢慢发芽。

吕布看着火候差不多了,赶忙拉着孙策。

“算了,贤侄你也不必沉溺于悲伤之中,文台兄已逝,生者还需长存,你自当尽心竭力,继承你父亲的意志,把江东军发扬光大,可别堕了你父亲的威名!”

孙策听吕布一半劝慰,一半叮嘱的话语,有那么一些感动。

仿佛就真的像是长辈在点醒晚辈一般,孙策立马拱手抱拳对吕布说道:“多谢叔父的警醒,策必定竭尽全力,不负父亲的意志!”

在孙策心中,一下子就把吕布的亲密度给调升了一两个层次,这是江东军的好兄弟啊!

吕布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赶忙对孙策说道:“来来来,你可别光顾着和我说话,让孟德他们久等了。”

孙策也突然醒悟过来,吕布是牛逼,但可不能冷落了曹操和陶谦他们,就算是刘表,在面子工程上也要过去。

孙策对吕布的这个提醒,感到善意满满,心中忍不住感叹。

这吕将军果然是父亲的知交好友,对自己这个做晚辈的关怀备至。

而在曹操等人敏锐的眼光之中,孙策的想法基本上就写在了脸上。

这让曹孟德他们都不由得暗叹,孙策还是有些年轻了,虽然执掌大军,但毕竟历练不够,经验不是那么足。

统兵打仗是够了,在外交手段以及这种政治交锋上面,就要差那么一筹。

最起码一个合格的首领,喜怒不形于色,只在需要表达情绪的时候故意表达,而并不是自己克制不住,不得不表达。

这一点孙策就没有修炼到家,因此才被吕布接连几个招式,给忽悠的南北都分不清了,问题还不觉得吕布是在忽悠,反倒把吕布真的看成了亲切的长辈。

当然了,这也侧面反映了吕布的手段高超,换了他们上去,就没这么从容和随意了。

这也和吕布现在掌握了话语权有关,注定了吕布是能够说话最多的那个人,也注定了他是第一个有资格说话的人。

看到孙策朝他们走来搭话,曹操等人赶忙把心中的想法暂且抛到了一边,不管怎么说,场面功夫应付过去了再讨论。

这么一番暗流汹涌的交锋之后,几方势力的首脑都依次坐了下来,其实还有几方小势力的首脑,比如说刘备。

只可惜刘备的发展,甚至远远比不上原本的轨迹,在这个年份,陶谦依旧好好的活着,刘备没能够继承徐州。

再加上曹操的轨迹也发生了变化,接连几次失败,被吕布给打的满头是包,哪有什么闲工夫去帮刘备捧名声。

所以刘备刘皇叔的名号,依旧处于雪藏之中,不为世人所知。

现在的刘备,最拿得出手的一个名号,反倒是卢植的学生。

手底下的两三员大将,加上数千兵马,混的确实不太行,只能够称得上是小势力,自然也就没有进来参与首脑会议的机会。

几人纷纷列座之后,吕布当先说道:“诸位,如今我等兵临城下,寿春就在眼前,我等联军只差最后一步,便可彻底将袁术的谋反势力给连根拔起,彻底铲除袁术这个逆贼。”

“正所谓除恶务尽,袁术以下犯上,图谋不轨,乃汉室江山的逆反之贼,妄图谋朝篡位。”

“如此奸恶之辈,断不可留其长久,务必要将其彻底覆灭,否则不足以正天下人心,不足以体现我等守卫汉室江山,拱卫汉室基业的决心!”

“不知几位意下如何,反正我吕布是决心要与袁术抗争到底,彻底将其给覆灭。”

其他几人听到吕布的发言,都互相看了一眼。

随后曹操和陶谦意思一致的说道:“袁术乃谋乱之辈,名不正,言不顺,却妄想取代大汉皇室,实乃无耻之尤,我二人是绝对不会对此坐视不理的。”

“所以我等和奉先的意思一致,除恶务尽,彻底将其给铲除,以正人心,要不然此歪风邪气不除,天下野心勃勃,妄图谋朝篡位之辈,将会层出不穷,到时候恐怕想要止住都难了!”

曹操和陶谦会附和吕布的话,这一点毫不稀奇,曹操其实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其他立场可以选择了。

要么就是跟着吕布一起打下去,等到袁术灭亡之后,他最起码还能分到一大笔利益,顺便从吕布这得到些好感,或者说保证,保证自己接下来能够有安稳的发展时间,不会被吕布转手就给灭掉。

所以他只会选择答应,不会走别的路,反正船都到河中间了,不如继续划下去。

至于陶谦,他虽然没有面临曹操那么大的危机,吕布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徐州去,但有一个现实问题摆在面前。

那就是陶谦不甘心,和刘表、孙策不一样。

刘表他们压根就没损失多少兵力,可能也有一两万的,但在绝对数量上面比陶谦可少得多。

损失的少,当然随时都可以放弃,反正不心疼。

可像陶谦这样损失了这么多,难道还能够半途放弃不成,到时候兵马也损失了,好处没落着,真当徐州只有他一家独大呢?

所以这二位带头答应之后,吕布把目光转向了刘表和孙策。

“景升兄,不知你对我的说法可有什么异议?”

刘表早就料想到吕布会问自己,他眼神闪烁了一下。

在场几个人当中,除去吕布之外,他可能是最游刃有余的那一个。

“奉先这话说的倒是有些急了,我一时半会儿还拿不定主意,恐怕还得考量考量,到时候免不了也要与我军中的几位先生商量一下。”

“毕竟这般重大的一个决定,我不可能随意而定,还是得三思而后行的。”

“毕竟我从荆州一路而来,其间也损失了不少兵马,倘若再有较大的损失,恐怕会让我荆州不稳,那时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袁术这个乱贼,那自当是要除掉的,只不过我也得先保证我自身能够存续下去,要不然我怎能面对荆州百姓?”

“所以还请奉先别怪罪我,说话做事颇有拖延,实在是自有苦衷。”

“不过诸位放心,只要我回去与手底下人商量一致之后,立刻派人知会各位!”

刘表一副心里有苦的模样,仿佛这几个人当中就他最惨一般。

但吕布和曹操他们,都忍不住心里冷笑起来,这种扯谎的话,也就只能拿出来唬唬小孩子了。

在他们面前这么说,毫无疑问就是明目张胆的告诉吕布他们。

“打不打还得看我的想法,你们可不能左右我,先到边上歇着去吧。”

毕竟刘表现在其实还掌握着荆州的大局,没到晚年被架空的时候。

此刻刘表依旧属于颇有几分雄才的人物,对于荆州上下的事物,他完全可以做到一言堂。

什么回去和手底下人商量,那全都是托词,咋的曹操和陶谦就不用商量?

曹操他们也不说话,反过头来看看吕布,想要瞧瞧他怎么说。

吕布虽然心里对此感到鄙夷,但脸上却如和煦的春风一般。

“景升兄说的哪里话,联盟之事,本就要考虑在座诸位的想法,自然是各有各的决断,各有各的情况,何来怪罪一说。”

“景升兄要顾全荆州的大局,所以可能有所顾忌,这是人之常情,我非常理解。”

“不过在我看来,有一点景升兄却要细细思量一番,然后你可再作出决定。”

刘表愣了愣,赶忙开口问道:“还请直说无妨!”

吕布面带笑容,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

“景升兄如今坐拥荆州之地,此乃水陆要道,四通八达,为自古兵家必争。”

“守其一时自然不用担心什么,毕竟荆州地大物博,人口众多,钱粮充沛,乃是上上之选。”

“可倘若要长久的拥有下去,就得考虑考虑其他了。”

“比如说蜀中之地,又或者南边的交州以及南蛮,甚至说我们现在所需要面对的扬州之地,这些都有可能成为兄长日后的威胁。”

“甚至说的再过一些,荆州与我河洛地区紧紧相连,我随意一动,荆州就必有反应。”

“你我两家毗邻,日后是不是也有可能起冲突呢?”

“当然了,我本人是没这个想法的,我可一直秉承着要与诸位保持上好的关系,一直和和气气,从不与他人起争端。”

“只是架不住手下人可能有时候会自作主张,毕竟我居中坐镇,有时候也管不了太多,有些不听话的手下,自作主张做了些什么,与荆州起了些冲突,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时候兄长又该如何应对这些呢?”

曹操等人面部都抽搐了一下,吕布这话说的……

什么和和气气,从不与他人争端,那说的是他吗?

怕是有什么冲突,吕布是第一个冲上前的吧。

还有吕布刚刚列举的蜀中之地、南蛮以及扬州,这些都也只是托词。

吕布真正的意思就是告诉刘表:

你的威胁是我。

你要是不听点话,接下来就调转枪头打你,到时候看你荆州能不能扛得住我吕布的威力。

这基本上等同于明晃晃的威胁刘表,刘表这个人精又何曾听不出来。

所以吕布说完之后,他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神情有些难看。

刘表有些僵硬的说道:“吕将军说的话有些高深了,我还有些没大听懂,不知可否详细说说?”

吕布不以为意,对刘表改了称呼也全然不放在心上。

“当然,既然兄长有要求,我也就详细说说。”

“在我看来,兄长接下来最好的法子,可不是死守一个荆州,而是想办法迈出步子,不论是往扬州,还是往南下,都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最起码不再局限于荆州,一旦与别的势力产生什么冲突,不会导致全局瞬间陷入战乱之中,也能有个转圜之地。”

“比如说彻底把袁术给覆灭,那景升兄怎么说也能够将地界往扬州这边挪一挪,到时候万一我那群不听话的手下,与你起了什么冲突,景升兄也不至于落入被动之中。”

吕布说了个不那么重要的原因。

但刘表知道,重要的还没来。

果然,吕布立马就接着说道:“在我看来,最关键的一点,只要景升兄在这最终决战当中损失了兵力,虽说削弱了实力,但最起码是大家一同被削弱。”

“比如说我,只要进行决战,就会损失兵力,后续我想要做些什么,恐怕也得休养一段时间。”

“可要是景升兄不打算进行决战的话,那我恐怕也只能够选择退回去了,毕竟少了一份力量还真不好进行下去。”

“我兵力收缩回河洛地区,那我可还有大把的时间,和大把的余力做些别的,比如说南下荆州,拜会一下兄长!”

</br>

</br>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