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缥缈孤鸿影 > 013 十年
听书 - ——缥缈孤鸿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13 十年

——缥缈孤鸿影 | 作者:小西阁大人| 2021-03-17 03: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冬去春来,寒暑节移。

时间,已到了隆吉十年。

在过去的这十年间,大盛国先后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而其中,最为影响深远,与大盛的全体子民关系密切的,大概就是摄政公主(大盛国人对于麟芸公主的新称)在隆吉三年时候,开始在帝国内部推行新政的这一件了。

不过,纵使新政至今。其实,在普通的民众中间,很多人对此既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这些庶民,全是在一种新鲜的感情的支配下,抱着尝试的心情,看待着这场新的变革。

比如,最为寻常百姓所乐道的一件。便是朝廷新政的诏令里,明确要求在全国之内,所有的政令,完全废止官话,而以白话行文。并要各地官署,发动各级官吏,在闹市之中,鸣锣敲鼓,以白话为百姓宣讲三日。

这一切的举措,庙堂上自然有为此摇旗呐喊的闯将,也同样有拼死反对的古旧老臣。一会儿这边的声音高一些,一会儿那边的势头更强一点……

帝国,就是在这样的纷争里,时而风调雨顺,时而灾害绵延,步履艰难的向前迈步。

※……※

从小寄居在苍梧山庄的十公子,也已从当初躺在襁褓里的婴儿,渐渐到了幼学之龄。

当然,这位十公子,便是周牧。

初时,尚在婴儿的时候,在这十年间,周牧也受了不少的苦。

其中一件,便是长久的陷于混沌。

也许是因为一个婴儿的大脑和身躯,始终还是无法承受一个成年已久的思维,其一般的脑部活动,便在他的身体上,反应得极其强烈。所以,在他幼小的时候,总是很难勉强支撑起完整而清晰的思维活动,长久的深陷于沉睡之中。

这种情形,渐渐的,随着年岁的增长,尤其是脑部的发育,才得以慢慢缓解,演变成了不时的头痛。

因此,这位小公子,在山庄里面,给别人的印象,总是十分羸弱的样子,侍奉在他身边的,也多了许多的太医院的博士们,这样的情形,一直到他六七岁的时候,才有所改观。

在十公子二岁的那一年冬天,麟芸公主外出,返回山庄的路上,在路边遇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小女孩。这样的情形,在彼时的京中,已不多见。

这个襁褓里粉雕玉琢的小孩儿,圆睁着大眼,凛冽风中,丝毫没有意识到被亲人遗弃的痛苦,脸上毫无哀怨的神色或是撕心裂肺的痛哭。这在怀抱她的公主看来,是一种贵气的福泽。

影卫探访了许久,还是无法找到这个孩子的家人。公主,便将之收养在了身边。

稍往后,两个孩子都更大了一些,相比于小郡王的整天昏睡。小女孩儿越发的晶莹澄澈,及早便显出聪慧机敏的一面。这便更加得到公主的欢心,便在十公子五岁的时候,以自己故去的哥哥麟熔郡王的名义,正式将她册封成了云若小郡主,成为十公子的妹妹。

六岁的十公子,是一个转折。在这一年,他终于脱离了嗜睡的病症,突然间变得健康了。整个人,也呈现出一个幼年孩童灵慧的模样,最喜欢往山庄的书楼中去,在哪儿往往一待,就是一整日的时光。

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曾经病恹恹的孩子,能做到什么样的无师自通,但是他尊贵的身份,却使得他的所有作为,无人敢于干涉。

奴仆们就这样顺着他的性子,由着他胡闹。

直到有一天,身伴小公子的一位婢女,其父本是一名朝臣,因是新政之中后起之秀,所为颇得公主殿下的器重,便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公主身边,以期有个好的前程。

奈何这个十余岁的孩子,毕竟稚嫩,只知道一味的展露锋芒,渐渐为公主不喜。大概也是为了磨砺她的心性,数月之后,公主寻了一个由头,便将她指派到了小公子的身边。

小公子常去书楼,这位婢女也是随身侍奉。公子在楼阁中,常常是寻来一本藏书,一座便是一日。这位婢女十分无聊时候,便关心起小公子所看的书目来。

这一来,便渐渐发现了其中的秘密。这位连牙牙学语都较一般孩子十分滞后的儿童,所看的书籍,却十分的有规律。书楼中那么多的经史子集,全是帝国最为丰硕的学术成果。但是这个孩子,所有的兴趣却似乎全在史籍和杂书一类。

而且,从他看过的书目次序来说,竟是循序渐进,从先古的神话,到华族的兴起,再到历朝历代的史记与实录。完全是沿着一条清晰的线路而来。

这样的情形,在一般的仆人之中,大概不会觉得有什么可诧异的地方。但在这位从小受到父亲良好贵族教育的婢女眼中,却知道这种方式,与一般的学者,倾心于某一领域的求学之道极其吻合。

因此,她便判定这个孩子,是真真切切,完全能够读懂甚至领会这些字义艰难的书籍中所陈述的一切内容。

从此往后,她便愈加的上心起来。连夜里的值守,也自愿前往。

终于有一天,当公主的车驾再次返回山庄的时候。她斗胆上前求见。她不但将自己的这些观察,向公主殿下做了细致的陈述,便是连小公子在夜梦中一些不寻常的呓语,都极其细致的做好了记录,并呈报给了公主。

当然,正以新政之名推行国政的公主,很难有太多的闲暇,去根究一个孩子的行为,特别是梦中的呓语这样的荒唐事情。她虽然对这个孩子近来的表现,也流露过一些惊讶,但总觉得以巧合就能完全解释得过去。因此,她并不打算为此过多的劳心,直到这个婢女指出十公子所有呓语里的一段:

“如果要削藩,以文化之,总是虚与委蛇,难收实效;若以武攻之,则国器撼动,结局叵测,难免俱伤。

还是大汗的‘推恩令’好一些。将诸侯王的封地各分为若干国,使诸侯王长子、次子、三子等子子孙孙依次分享封土,地尽为止。那些封土广大而子孙少的人,还可以虚建国号,待其子孙生后分封。

如此一来,诸藩不但可地尽而终。朝廷更能收恩惠于诸王嫡庶,由内分化各藩王势力。同时,国策上,再全力推行郡县,待得这些封王的子子孙孙,所受封土不及郡县之时,昔日虎狼之辈,胆敢悖逆,只需遣一小吏,便可绑缚堂前,尽为鸡犬……”

仅此一段话,斜躺在软塌上的公主,终于直直的坐了起来。

次日一早,门童便领命叫了小郡王到厅前询问。然而,这个孩子,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并无实言。对于呓语,也是一口否认。

虽然,公主觉得这个什么“推恩令”的主意委实不错,但在当时,朝廷却还没有这样决绝去执行的条件与局势,加之这整件事里面,始终透着一种蒙昧不清的诡异,便也只好如此作罢。仅仅是遣派影卫加大对山庄周遭的清查,看看在小郡王的周围,是否有什么别有用心之辈与之接触。另外遣使对帝国周遭那些曾经在历史有过短暂辉煌的游牧部落进行探访,看看历史上,到底是哪一位“大汗”,曾有过这样的“推恩”举措。

这样的措置,似乎是一个长远的细致活。但是没过多久,这件事的一个后续,却猛然使得麟芸公主,完全看清了这个小郡王的谋略之才,也彻底相信,他,就是一个真正无师自通的天才。一如,那位风姿卓绝,最喜高台上迎风而立的青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