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待从头,折腾旧山河 > 第十章 贱人欠揍(三)
听书 - 待从头,折腾旧山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贱人欠揍(三)

待从头,折腾旧山河 | 作者:秦直道| 2021-03-17 03:1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长孙尚天恼羞成怒,突然发飙,让在场的人均是一愣。特别是司马子如,整个人还处在奚落长孙尚天的快感当中,突然耀眼的刀锋迎面而来,正要脱口而出的更加气人的话,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气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冷汗蹭蹭的往外冒。

高欢眼疾手快,一把将司马子如推开,跨前一步,避过刀锋,从长孙尚天右侧探手抓住他的手腕,一个擒拿手,俗话叫“燕儿别翅”,长孙尚天手里的朴刀脱手而落,肥硕的身体以一个很难描述的姿势侧弯着,难受极了。

高欢既没有卸掉长孙的右臂让他脱臼,也没有从肘关节处向外给他掰折了,只局限在制止他进一步犯罪的限度。若不是因为“初来乍到”,特警专用的散打擒拿手你以为真的是传说中的花架子?呵呵,不怕告诉你,被这样的散打高手触及到各个关节,大都是粉碎性骨折,轻则住院三个月以上,重则残废。所以,高欢只是制止,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说了半天,也就是两秒钟的时间。高欢拿住长孙尚天手腕之时,护卫铁头也出手了。这是他的职责,家主临行前一再交代,只负责人身安全,其他睁只眼闭只眼即可。因为怀中的刀被长孙尚天夺走,他只好赤手空拳上阵。身材虽不过七尺,但久经战阵,铁头身上自有一股杀气,钵盂大的铁拳不由分说直接砸向高欢的脑门。

高欢早已经注意到眼前这位眼高于顶的铁头护卫,见他要攻击自己,先是用膝盖冲着长孙尚天肥硕的臀部顶撞,没有想象的那么邪乎,不是飞出去,而是连滚带爬的摔出去四五米,说书艺人惯用的一个词叫“狗吃屎”,长孙尚天就是以这个姿势被摔出去。与此同时,同样一拳打出去,与铁头的拳头对撞,硬碰硬的砸在一起,想想都要倒抽一口凉气,只听“嘭”的一声,铁头倒退出四五步,涨红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来怀朔镇一年多,各色人等见了不少,这位高欢也不是不相识,从未听说他身手如此了得,见鬼了?行走江湖多年,军队也磨砺了好几年,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不出意外的话,手指关节严重损伤。

高欢之所以敢直接对轰,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夺舍的这具身体发生了特殊变化。以往面对这样的徒手搏杀,他是要用散打技巧击败对方的。重生后,原宿主的身体本来就打磨的皮糙肉厚,骨骼坚硬,又经过某种宇宙力量的分子重组强化,砸在松树上尚且树损人不伤,何况一位普通的护卫家将?真实的世界可不像小说中的武侠世界那样,动不动就“六脉神剑”、“降龙十八掌”,御剑于气,以气杀人,一掌打出去,山崩地裂,扯淡的想象不能当真的。现实世界的搏杀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拳拳到肉,骨断筋折,疼!

“杀了他,给爷杀了他!”从地上爬起来的长孙尚天冲着铁头、李四和羽氏兄弟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羽猛禽羽猛兽,名字叫的凶猛,但心性软弱。别说让他俩出手杀人了,就算痛痛快快打一架也没有足够的勇气。跟着长孙尚天欺负欺负弱小、收点保护费啥的,还勉强凑合,至于动刀杀人、与人搏命这种血呼啦差的事,想想都瘆得慌,还是算了吧。两兄弟一缩脖子躲进人群,只当观众不出头。

李四先前被高欢打掉牙齿,又经过言语威胁,早已经生了畏惧之心,此时见高欢居然和长孙尚天的护卫直接怼了一拳,虽不知胜败,但看铁头的样子怕是已经吃亏了。便宜可以占,但不能把命搭进去,这是起码的生存要诀。至于长孙尚天吼叫着要杀了高欢,好啊好啊,我同意,最好能把这王八蛋剁碎了……让我上?不行啊,我身子虚,跟个弱鸡似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有本事你自己来,正好也能满足我的心意。

长孙尚天见无人响应自己的号召,干脆自己与高欢直接对决。他还就不信了,你高欢有胆子伤我长孙尚天一根汗毛试试,我杀你全家。

这就叫底气,世家勋贵的底气,明欺负你,敢还手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高欢与铁头对拳,自己也被迫退后两步,这给了长孙尚天爬起来抢夺掉在地上的那把刀的机会。铁头的右拳受伤,可腿脚不碍事,听到长孙尚天的命令后,飞起一脚向高欢的肋下踹去。铁头的一拳一脚都是实打实的力道,虽不是生死搏杀,但是,一旦让他打实了,受伤是必然的。

给脸不要脸!高欢有些愠怒,对着铁头踹来的一脚,不退反进,瞅准对方的膝关节就是一脚,只听“咔嚓”一声,铁头的右腿诡异的向前弯曲,一个“人字马”大劈叉蹲坐在地上,脸色瞬间惨白,冷汗从三万六千个毛孔中同时沁出。

就在二人互踹的瞬间,长孙上天也捡起地上的朴刀正欲砍向高欢,却不料斜刺里一根长长的马鞭“啪”的一声缠住了他的手腕。长孙尚天使劲想挣脱,却是不得要领,就那么和马鞭较起劲来。

挥鞭者不是别人,正是暗中考察高欢的娄昭君示意她的护卫娄三出手帮忙的。给官宦人家当护卫,手上总要有些功夫的。铁头身手不俗,娄昭君的护卫身手同样不俗,一根熟牛皮制成的马鞭,平时赶车,战时就是武器。

高欢和长孙尚天同时看向出手之人,一位打扮得干干净净的车夫进入他两的眼帘。高欢投之以感激的微笑,毕竟这种时候敢于出手相帮的人,绝非一般人,更不会是梁山好汉,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帮你?更何况,仅有一颗惩恶扬善的心是不够的,还要有这个能力。后世高欢的一位小友是名交警,偶然遇到几个社会人儿在欺负一位饭店服务员,这位小友正义感爆棚,大吼一声:“都别动,我是警察!”……结果,被几个小流氓一顿暴揍,住了三个月的医院,这就是能力与良好愿望不成正比时的代价。

车夫身后,站着三位袅袅婷婷的少女,一高两矮,组成一个品字形,与这种野蛮的场合格格不入。当高欢与中间那位女子眼神对上时,他的那颗已经几十年再也不曾悸动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尼玛,这小娘子,还是人吗?这是女神啊!

女人的美,不能单以五官精致而论,还要配合修养和五官搭配。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是真名士自分流”,什么意思?就是内涵和外表要完美融合、有机统一后形成一种独特的气质,即使不施粉黛,亦能艳压群芳,仅仅是站在那里,不颦不笑,也能让万花凋谢,自惭形秽,这才是纯美!美的让人不敢亵渎,美的祸国殃民。这小妮子是谁?高欢脑海中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与高欢同时看到执鞭者的长孙尚天,见是一个车夫用长鞭缠住自己拿刀的手腕,正待破口大骂,忽见他身后站着的正是让自己心痒难耐的娄家小姐和她的两个丫鬟,眼看就要出口的脏话被硬生生的堵在口腔里没有释放出来。当他看见人群当中的娄昭君秋水一般的眼眸看着对面的高欢,妒忌之火马上又要冲上脑门子,恨不能立刻就把高欢碎尸万段。可是,理智却像一块冰,无情的告诫他,一定要冷静,不能再胡闹下去了。一则,铁头的一条腿看上去已经废了,别说护卫他这个主人了,就是自己能不能囫囵个离开都两说。羽氏兄弟和李四躲得比兔子还快,这三个鳖孙是指望不上了。虽然知道高欢不敢真的冲自己下毒手,但自己也打不过人家,有图自取其辱还不如就此收手。再说,最先喊打喊杀的是自己,这么多人作证,强行抵赖是没可能的。收拾高欢的目的,本来就是把一切可能与娄小姐发生关系的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心目的还是为了把这个祸国殃民的小浪蹄子拿下。如果为了一时之气,丢了胡瓜,捡了芝麻,岂不是本末倒置?现在当事人就在眼前,做过头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至于收拾高欢和司马子如这两个鳖孙,有的是时间。想通这一关节,长孙尚天丢掉了手中刀,刚才还满脸杀气的一张包子脸,顿时眉开眼笑,扒拉开挡在面前的围观者,冲着娄昭君款步走来。

“娄小姐早啊!呵呵呵……,我正在组织他们进行实战训练呢,怎么样,没吓着你吧?”

除了他本人,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娄昭君也被长孙尚天这突然变化震惊的一个愣神。还好,大家闺秀,见惯了世面,些许出乎预料的场面还是能够应对的。她莞尔一笑,肃杀的场面顿时阳光明媚。

“这位长孙公子真是带兵有方啊!”娄昭君的话听不出讥讽之意,好像真的是在夸奖长孙尚天一般,和和旭旭的,像一双温柔的小手拂面,说不出的熨帖。奇了怪了,任谁说这句话,结合背景,定然会认定是讥讽,可娄昭君明明是讥讽,怎么听上去像夸奖?

“谢谢,谢谢娄小姐谬赞,本队主尚需再接再厉。……不如这样,天色也不早了,我做东,请小姐吃酒。”长孙尚天提出一个莫名其妙的请求。

就在这时,院门外传来一声叫唤打破了这种千年一遇的尴尬场面:“高欢,高欢可在?”

司马子如终于等到一个说话的机会:“高欢在此,何事?”

“将军叫你去,有话要问,麻利点。”传话人说完就走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