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嫌疑 > 我真没想盗墓啊 > 第250章:再遇鬼子
听书 - 我真没想盗墓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50章:再遇鬼子

我真没想盗墓啊 | 作者:单手开宾利| 2021-03-17 09:1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所有人的心都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心脏加剧狂跳。

倒不是害怕,而是出于一种下意识的自然反应,也可以说是身体自然条件反射。

别说刑常和焦三了,就连许天川自己都惊的一身冷汗。

在矿灯的两道光束的照射下。

只见墓室的上方,趴着一只浑身漆黑如墨的巨大怪物,此时正张大嘴巴,一双与它身体颜色反差极大的白色眼珠子正直勾勾的凝视着许天川,阴沉森冷的眼神诡谲。

对于头顶的这只怪物,三人并不陌生。

在纸扎的河神庙见过。

这是鬼姑神所生的十个鬼子的其中一个。

不仅仅是纸扎的河神庙,这洞窟墓室上面的青铜壁上,也有关于它的浮雕,并且一模一样!

这个鬼子身体形式长着四肢小短脚的蝌蚪,后面拖着一条扁平的尾巴,一张脸就长在圆溜溜的身体最前端,就像是随意摆放在上面的五官看上去极其不协调,而又怪异。

“鬼姑神的鬼子怎么会被入殓在葬具里?而且还是活的!”

虽然从刚才炸棺的那一瞬间,闻到气浪中带着的一股子腥臭味,许天川就有预感到,这葬具里入殓的肯定不是人,而是关于水的怪物,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居然是鬼姑神的十个鬼子之一!

“难道说,这八面叱咤镇魂令,所针对的就是它?”

这完完全全的颠覆了许天川之前的猜测和想法。

如果这八面叱咤镇魂令所针对的真的只是它的话,那鬼姑神又算是一个什么级别的?

之前在汝河有过一番较量的是鬼姑神的另外一个鬼子,那个鬼子能在汝河出现,吃的体胖身圆,为什么这只鬼子就要被入殓在葬具当中?

同是鬼姑神所生的鬼子,这之间的差距就这么的大?

“许……许掌柜……怎么会是这样,不是粽子,是个鬼子……”

焦三也同样惊讶到懵逼,开口带着颤音的问了许天川一句。

“应该是守墓者!这座古墓的守墓者。”

但从这点来看,鬼姑神即便不是这座古墓的墓主人商朝大祭司,那也绝对与其有着非常不一般的关系!

“小叔,你感觉这东西好不好对付?”

站在对立面的刑常这时表情凝肃的开口问了一句,同时紧握着手中的精钢扇,做着随时扑上去的准备。

许天川挑了一下眉,又昂着头仔细的分析了一下爬在洞窟顶上,正在与自己用眼神对视的这只鬼子。

看它形似蝌蚪的身体,加上尾巴也就五米多长,并算不上硕大,身体上裹着一声乳白色的粘液,漆黑如墨的肌肤被外面裹着的一层乳白色的粘液所滋养的看上去挺嫩。

最少从直观上来看,给人的感觉并没有那种铜墙铁壁般,刀枪不入的防御力。

最为重要的是,这鬼东西从整体上来看,居然有种略显丑萌的感觉,若不是它那一双与许天川对视的眼神森冷诡谲,甚至都能以为它是从哪儿蹦跶出来的宠物。

可虽然它看上去并没有太强的防御力,许天川仍旧没有丝毫松懈。

因为许天川知道系统的尿性,平白无故的,系统是绝对不会轻松给自己将近四千的系统经验值的。

正所谓风险越高,回报就越高,这一点被系统诠释的淋漓尽致。

许天川早就已经摸透了系统的奖励制度,而把系统的这个奖励制度作为开棺的风险值参考。

将近四千的风险值,毫无疑问,这是有史以来风险最高的。

“许掌柜,我有一个好办法。”

焦三好一番努力,这才终于将眼睛部位的粘液擦掉一点,并且努力的睁开糊住的眼睛,说道:“这鬼东西身上的粘液黏性非常强,我点一捆炸药扔在它的身上,应该能粘得住,就算它是铜皮铁骨,也能把它炸成肉碎!”

嗯!

对于焦三的这个想法,许天川表示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因为这鬼子的身上裹着的一层乳白色粘液的黏性确实非常强。

不愧是爆破鬼才,什么事情都能想到爆破。

一听许天川点头赞同了自己提出的办法,焦三感觉自己又有了一展才华的空间,所以立即把手插进了背包里。

背包里还剩下三捆炸药筒,为了能一次性解决,没有后患,这次焦三打算直接用上两捆,也就是总共二十个炸药筒,有将近十公斤的炸药量。

但炸药筒还没来得及从背包拿出来,许天川这时又突然表情认真的开口打住:“不过现在先别慌,先再看看情况!”

看情况?

现在还看什么情况?

焦三表示不解。

裤子都脱了,还有什么可等的?

但是许天川却跟焦三的看法不同。

趴在墓室顶上的这个鬼子一直都在直视着自己,貌似并没有任何想要攻击过来的意思,这非常的反常。

所以许天川打算再看看情况,看它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是有什么意图,就算她突然冲下来,自己也并不是说一点还击抵抗之力都没有。

到那时候再给它送捆炸药也不迟。

有许天川的这句话,焦三只能乖乖听从,但手一直都在紧紧攥着背包里的炸药筒,一旦有危险,就立即爆破伺候!

就这样,四目相对,许天川和趴在墓室顶上的鬼子足足对视了有将近五分钟的时间。

墓室内的气氛死寂。

“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天川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任何可能性。

不过也就是这时,突然这只鬼子一张比脸盆大的嘴动了一下。

但并不是张开嘴,而是两边的嘴角微微上翘,冲着许天川露出了一个诡谲而又邪魅的笑容。

笑?

这鬼东西居然在冲着自己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许天川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同时想起了那么一句话‘鬼笑莫如听鬼哭’!

如果它冲着自己露出一个狰狞的面容,也倒是正常了。

可邪魅的笑却让许天川有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这邪魅的笑并不是友善的,而是感觉自己成了它掌控在某个阴谋当中的玩物一样。

下一秒,这鬼东西在翘嘴的邪魅笑容之下,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后的宽扁的尾巴。

旁边的焦三就像是一支拉满弓,紧绷在弓弦上的箭矢,整个人也都在一种精神紧绷的状态下,看上面的鬼东西突然动了一下尾巴,直接把早就准备好的炸药筒从背包里拿出来,同时另外一只手拿着火折子,将炸药筒的引线点燃,朝着上面的鬼子身上扔了过去,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回头应该给焦三加个鸡腿。

但是!

这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当点燃引线的炸药筒在空中形成一个抛物线,即将砸落在鬼子身上时,这鬼子突然张开大嘴,从嘴中吐出了一口乳白色的‘浓痰’,不偏不倚,正中在空中抛向它的炸药筒。

这口‘浓痰’同样带着非常强的黏性,将引线正在燃烧的炸药筒粘在了双方中间的岩石壁上。

“不好,先往外撤!”

一看焦三失手,许天川瞬间暗叫不妙的大吼一声。

因为距离太近,这炸药量的威力,足够扫荡整间墓室。

此时刑常距离墓室洞口最远,但在这个时候也毫不犹豫的选择朝着洞口的方向跑过去,因为只有洞口外面是安全的。

原本在这种情况下,许天川心里最担心的就是鬼子会趁着这种情况扑过来,阻拦众人往外跑,一旦被他拖住,就算是不被它咬死,肯定也要被炸药给炸死!

但是让许天川没有想到,也是感到万幸的是,这鬼子并没有把众人给拖住的意思,甚至仍旧从它的身上看不到半丁点儿的恶意,身子朝着洞口的反方向跃起,圆滚滚的身体拖着一条宽扁的尾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嘭’的一声,一头扎进了墓室最深处的内藏眢的泉水里,瞬间往外溅出一大片的水花。

以它的体积,刚刚好就能从内藏眢的泉眼潜下去。

下一秒。

轰!

炸药筒在墓室引爆。

这剧烈的爆炸产生了非常强大的气浪,在墓室聚集之后,又猛地带着炸裂的碎石从洞口喷发出去,就像是火山的瞬间爆发。

刚刚跑出到洞口的许天川三人在这喷发的巨大气浪冲击下,直接就冲飞了出去,撞在了十几米外的岩石壁上。

靠……

许天川被撞了个七荤八素,感觉浑身骨头都差点儿散架。

但是许天川来不及呻吟,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看向焦三和刑常。

“三儿,小常子……”

许天川看焦三和刑常被撞得好像比自己还要惨,尤其是焦三,整个瘦弱的身体直接就被卡在了一个岩石缝里。

许天川还是搬动了岩石,才把他从岩石缝里给扣了出来。

“没事儿吧?”

看着焦三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都被划破的褴褛,并且一脸痛苦的表情,立即询问了一句,同时又给他吃了颗消炎抗菌药。

现在许天川的身上,也就只有这些外伤药了,可以防止擦伤的皮肤不被感染。

焦三的身上也确实有非常多的擦伤,包括刑常在内。

还好刚才跑得快啊,要不然的话留在墓室里,可能尸体都保不齐。

咳咳……

刑常连声剧咳的从碎石堆里拿出来,然后低头看了看被砸伤的小腿,虽然伤的面积非常大,但好在没伤到筋骨,只是皮外伤。

“焦兄弟,你这可真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焦三有点自责的苦皱着眉,赶忙的上去搀扶着刑常。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焦三,自己也有一部分的责任。

看来这是个教训,焦三的爆破才能,暂时还是先掩盖其锋芒吧。

“许掌柜,我也没想到那鬼东西居然反应这么快,本来我……”

焦三还想再努力的作解释。

但是许天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后面的话给打断,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说道:“既然大家都没事儿就好,这也并不是说真的就一点用都没有,那个鬼东西已经被吓跑了。”

“吓跑了?”

“吓跑了?”

刑常和焦三诧异的瞪大眼睛。

其实在刚才,他们两个只顾着往外跑,所以并没有看到鬼子跳进了内藏眢里,顺着泉眼潜下去了。

旋即三人重新回到洞窟墓室。

整间墓室被炸的一片狼藉,腥臭味夹杂着火药味弥漫,一些激荡起的尘土还没有完全的落下去,但是在矿灯的照射下,能看得清确实不见了鬼子的踪影,只有到处被砸的坍塌堆砌的岩石,感觉整个墓室比刚才都大了一圈儿。

“许掌柜,刚才那鬼东西跑哪儿去?”

焦三仍有些心有余悸的看着许天川问道。

“内藏眢,顺着泉眼潜下去了!”

许天川指着内藏眢淡淡的说了一句,但是眼神却一直盯着刚刚被砸开的青铜壁后面的大洞看去。

在刚才,拔掉叱咤乾坤令后,出现炸棺,鬼子自己从葬具里跑了出来,但是炸棺产生洞口只在一面青铜壁上。

而这次发生爆炸之后,另外两面的青铜壁在剧烈的爆破之下,也同样发出了破损,在龟裂之后部分青铜块从上面脱落下来,露出黑洞。

看来这青铜壁的三个面是独立的。

中间的一个青铜壁后面是藏着一个鬼子。

那这另外的两个青铜壁后面又是什么?

不!

表面看上去好像是三个面独立的,但其实里面应该是相通的,这就是一整个葬具,否则的话叱咤乾坤令也不会分别钉在青铜壁的三个面。

既然是葬具,无论葬的是人还是什么怪物。

最起码应该是会有‘随葬品’的吧?

这是许天川在心里的第一念想。

因为古人视死如生的观念早在人类文明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人死了也会把生前的一些东西一起带走,所谓的‘带走’那肯定就是随葬了。

就算不是人,而且还是活的,也一定有‘随葬品’!

许天川内心笃定。

不仅仅是许天川内心颇有想法,焦三和刑常二人这时也下意识的拿着手中的矿灯,将矿灯的光柱照射在龟裂破损,露出洞的另外两块青铜壁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