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小黑屋出来之后 > 第155章:如果有一天~20
听书 - 从小黑屋出来之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55章:如果有一天~20

从小黑屋出来之后 | 作者:王八没有壳.| 2021-10-14 05: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回少奶奶,奴婢,小丫”蹭了阮槑一手鼻涕的小丫鬟乖乖回道。

“小丫,好啊”阮槑朝着门槛旁站着的两人看去,此时沈殊已经无意识的推开了身侧的丫鬟,面色有点黑的拉住了衣服,“真是你家大少爷的好侍*******阳怪气一声,阮槑扭过身子,留给了沈殊一个背影,其实是憋不住笑了,而此时,她也的确清醒了不少,想着这样披头散发的在下人面前,的确也不是非常好。

随意的招招手,两个扫院子的丫鬟走上前来,三人就准备离开。

“你不成体统的模样是要去作甚!?”身后传来沈殊的呵斥声。

阮槑刚要回说,那个叫小丫的小丫鬟又先一步开口了,“少奶奶要去如沐,少爷就等着吧。”

……随着阮槑一个猛转身,她带着疑惑的神情对上了沈殊的脸,“我一会回来……”

“好……”

“你,”阮槑又顿住脚步,谨慎的问道“先说好,你,不生气了?”

“你还敢再提起!?”

.

一刻钟后,沈殊已经让偏院的所有丫鬟退下,霎时间,屋内只剩下了阮槑和沈殊两人对峙而坐。

四周安静如斯,两人沉默着,都准备让对方先开口。

阮槑看着桌上的菜,都已经凉的透透的了,不说话?那能动吧?

慢慢的,一只爪子伸向了桌上的木筷,一口酸甜的肉被放到嘴里,紧接着又扒上两口米饭。

“好吃吗?”沈殊冷声道。

“咳,有点凉”微风从窗口吹进来,越过阮槑时给沈殊带来了几丝凉意,他闷热的思绪被冲淡了一些,觉得如果面前这人认错态度良好的话,今晚让她在这睡,也不是不可以。

“你,不生气了吧?”阮槑没有听见回应,忍不住又问了一声。

这一次的沈殊,显然沉稳非常多,“本少爷如此雄伟,你害怕,也是正常。”

【他说啥呢?为啥我这连屏蔽听觉的提示都出来了?】

“……”

“所以,这就是你和那个丫鬟苟且的理由?”阮槑一本正经的发问。

“胡说!本少爷没有!”

“是吗?我不信”。

“为何不信!?”沈殊仓惶的站起身来,“来!检查就是!”神情激动道。

阮槑眼神一撇,只当没看见,稍稍扭过的肩头被两只有力的手掌握住,热乎乎的体温隔着衣服传达到了阮槑身上,她蹙眉,扭了扭,却还是被沈殊抓了起来。

“别,我信就是……”

“那你为何不敢直视!”

“因为愧疚……”阮槑声音极小,却还是被沈殊听了进去。

““愧疚?愧疚什么?””

阮槑垂下头,不敢直视沈殊的眼神,“你对我,太好了……可我却骗你,”

沈殊身形一怔,虽然后半句所说不错,可,自己的一次次心软,不正是因为面前的人对自己好的令人发指吗?怎么现在她倒反过来说自己,对她,好?

明明之前,自己天天欺负她。

这可能,就是爱吧……

想通了的沈殊顿时觉得世界都光亮了几瞬,他亮闪闪的红色眼瞳为了接下来的话,又坚定了几分。

他抱住了面前的人说,“只要你告诉我,永远不会离开的那句话,是真的。

只要你告诉我,我就相信……”

“是真的,真的”阮槑回抱着沈殊,发自内心的勾了勾嘴角。

晚上,两人都如愿的留在了彼此身边,只是这次,两人没有太早躺下准备入睡,而是说起来了交心话。

月光怡人,通过窗户照进屋内,夜晚天气变凉对夏天却再好不过,床榻上,阮槑抓着沈殊漂亮的的指腹捏玩着,一如沈殊心中所希望的那般,编了个完美的不洞房借口。

“阿弟才去世不久……三年,哦不,一年,起码一年之内我都想为他守灵……”

【噗嗤。】

而阮槑也得知了今天这出竟然是沈灵出的主意,不由得“渍”了一声。

【这难道就是以德报怨吗?学到了呢~】246看热闹,不嫌事大。

自己让沈殊提防沈灵,而她却反过来帮助两人和好,虽然阮槑想出来就可以,但……

“难道真是我误会她了吗?”阮槑喃喃发问,也不知道是在问沈殊,还是她自己。

“是”沈殊严肃道,一边反握住阮槑的手。

“……”

阮槑还没回应,沈殊又说,“不就是一年吗,我等的起,”沈殊转了转眼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睡吧。”

“好”,阮槑应了一声,把手抽出,面朝里面侧过了身子。

沈殊见状也不生气,轻笑了一声,从背后环抱了过去,触摸道没有丝毫紧绷的身子,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感流窜全身。

【目前安全】

阮槑听完安了安心,“别闹~”推了一下沈殊的胳膊,对方见状却使坏般的抱的更近,整个人都挤到了阮槑被子里。

【忍,忍,好不容易和好,咱可不能前功尽弃啊!】

246安抚着,自作主张的放起了动画片。

阮槑正试图入睡,脑海突然响起一串儿歌“图图!我是爸爸妈妈心爱的小孩!图图!这世界有了我欢乐……”

“!!!???”

“你干嘛?”声音太大,阮槑下意识脱口问道。

身后的沈殊,“怎么?摸摸也不行?我又不继续下去。”

【嘤!】

就在这时,随着阮槑一个揉耳朵的动作,非常不小心的扯开了沈殊的衣服。

阮槑茫然的回头一看,看见沈殊又绿又红的脸色,心中一怕,沈殊凑过去,“别怕,我什么……”

阮槑耳鸣,没听见,被身侧的人拥入怀里,几分钟后听见的字眼就是关于刘管家。

“你还生刘管家的气吗?”

“嗯!”阮槑重重点头“不过倒不是因为他冤枉我。”

“那是为什么?”

听着沈殊温柔的语气,阮槑自欺欺人道:“你张口闭口就是他,明明你心中最要紧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而且他还打你……”

沈殊听完“你最重要”。

“什么?”

“我,沈殊,心中最打紧的人,就是我的少奶奶,你不是我权衡利弊之后的选择,而是我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后一句话,沈殊说的有些生硬。

像是现背的,但阮槑还是非常开心,因为这样的话,他终于不用被五姨太天天催了,那个刘管家,也该……

之后的一个星期,沈殊几乎每天都要带着阮槑去沈灵哪里坐几分钟,看着和她独自来时完全不同的装潢,这系统,真不错啊。

【嫌弃我?】

“啊不……”SB。

而两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他们会在炎热的中午只打着一把伞溜进冰窖,也会在清凉无比的夜晚坐上高高的树枝仰望满天繁星。

沈殊没文化,所以阮槑和他说非常多现代的词语,告诉他意思,两人都能交流。

天蒙蒙黑,阮槑原地跳了跳,活动了一下手脚,一个助跑腾空跳起,流畅的在院子里连着翻了十几个跟头。

沈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哇哦了一声“***啊!”

“我听不见!”阮槑气喘吁吁道。

“欧尼,***!”沈殊附和道。

阮槑这才走回他身旁,丫鬟见状立刻乘上一杯满是碎冰的水,她一饮而尽“爽,什么时候开饭?”

“干饭!干饭!”沈殊喊了两声,“来人。”

“是,奴婢们去催一下厨房~”

沈殊起身,拉着阮槑的手腕,两人往屋里走去,“欧尼啊,五姨太怀孕了……”

“额,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阮槑顿了顿脚步问道。

两人坐下,,看着面色沉重的沈殊和他头上10的恶念值,阮槑安抚道“别担心,就算有了小少爷,你依然是这个家里最”

“我不担心”沈殊打断阮槑的话,示意丫鬟关上了门退出。

“只是,你知道吗?其实之前那老东西也差点有过几个孩子。”

知道啊,难道不是你搞死的?

“啊?这,我倒是真的不知道,”阮槑一脸天真。

“可,他们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我不明白,为什么……”

沈殊这话一出,阮槑整个人都挂满了问号,怎么感觉,他好像非常不希望那些孩子没?

“你是怕,怕五姨太她?”阮槑看着前不久还在力捧自己场的沈殊颤抖的双肩,连忙起身上前轻拍着他的后背,“别怕,我想办法,我会想办法如果你想保住这个孩子。”

“没用的”沈殊扭过来,把脸埋进了阮槑肚子里,“我,努力了,可还是,也许……这是母亲对他的惩罚……”

“沈殊”阮槑伸手把沈殊的脸捧了起来,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以为,我以为你恨她们。

不止如此,有着恶念值的人,怎么会冒出这种想法?

是她太过狭隘了吗?

沈殊躲闪不及,迎上阮槑坚定的眼神,支支吾吾道,“母亲说,出了镇,一直往南走,”

什么?她怎么越来越不明白了?不是不让你出这个屋?

哦不是,不是不让,是不能,他怕阳光。

“少爷,少奶奶,膳食送来了~”

丫鬟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交流,“先吃饭吧,没事,嗯?”

沈殊点点头,看着前去开门的阮槑,又忍不住笑了笑。

“你这样一直傻笑,我会怀疑你脑壳有包”阮槑无奈的回过头,看着沈殊还没收回的嘴角。

晚上熄了灯,阮槑想要沈殊把晚饭时没有说完,对方却紧闭双唇,像无法提及一个秘密。

却又在阮槑昏昏欲睡时,悄无声息问道“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你会跟着我吗?”

阮槑瞬间清醒,非常主动的凑了过去,“你去那儿,***那儿。”

他想离开这?

虽然不想做社畜是好事,但,他那么害怕阳光,这个想法,会不会……

第二天,阮槑就请辞去保护五姨太,沈殊神情淡淡,有些不开心,但还是同意了,仿佛昨日说自己多么害怕的人不是他一样。

.

“什么情况?”阮槑看着五姨太已经不用布带包裹的肚子微微隆起。

五姨太眉头紧锁,不悦道“不长心的丫头给我安胎药时被三房的人发现了,呵!”

“你说你,怀个孩子,还瞒起来了,这是瞒就瞒的住的?”

“别说我了,你来干什么?”终究瞒不住……可她就算死,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步后尘。

“我来保护你啊。”

“保护?我可不敢信”偏院哪里自然也有她的眼线,这两人平时多么恩爱,她可不是全不知情“你到底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沈殊是无辜的,他亲口对我说的,他非常希望这个孩子出生,甚至之前”

“你给我闭嘴!你忘了一直是谁在帮你,帮他?你现在居然要反过来为他讲话!”

“小四她!她!就是被他害死的!”

“这当中,肯定有误会,”阮槑闻着周围的味道,有点疑惑,这个香气,好像是……

就在阮槑***的一瞬间,她被撞到了地上,虽然及时用手撑住没有跌的太狠,但看着罪魁祸首满眼血丝“好,我不说了你别激动!”

阮槑慌乱的起身,“我们会保护你,等你孩子生下来”你会相信他吗?

最后一句话,阮槑还是没问出口。

傍晚丫鬟来叫自己回去时,阮槑一直在会想着五姨太之前给自己说的那些事。

四姨太,五姨太,她们先后进府,关系非常好,情同姐妹,却因为四姨太坏了孩子而天人永隔的事,不断在阮槑脑海重复回想。

【要我说啊,这事不是误会,就是有人撒谎,看你信谁了。】

“撒谎?你是说五姨太撒谎?”

【我其实觉得沈殊的话更不可信,这是恶念值的主人也,而且,他和母亲被沈家如此束缚,他爹又取这么多小老婆,小老婆的孩子,他喜欢?想保护?我不信。】

不得不说,246这次说的,非常有道理,可“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沈殊没在骗人。”

【246承认,他是非常单纯,可,他可是恶念值的主人啊,什么叫恶,我不相信你不明白。】

【想想之前那些目标,那个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但你们半斤八两,演的起兴,246也就不说什么了,】可这次,他这个宿主,好像是真的相信这个……第一次见面就把她捅穿的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